[法革]夏洛特 罗伯斯庇尔回忆录翻译(第一章,上)

[夏洛特·罗伯斯庇尔回忆录] 

即我们的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之长妹,也是四兄妹里第二年长的那位。

此回忆录由LJ上的estellacat 从法语翻译成英语,而我是根据她的英语译文翻译的。已有estellacat授权具体截图稍后会放,或可上她的tumblr上查看。

警告(也是英语译者太太强调的):我毕竟不是直接从法语译成中文,而是全部根据她的英文译本,这种转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准确性,所以这篇东西大家只做参考,只做参考。如有可能还是要看回法语原文。

有些部分我看的很懵,于是不确定的地方都放上来了,大家可以对比英语来看。

chapter 1 (上) 

Maximilien是我们四个里面最长的,他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我们的父亲是artois地方检查的一位律师,他住在arras,在那里他获得了诚实和高尚的名声,整个镇子都很尊敬他,亦珍惜他的存在。我们在亟需母亲关怀和照顾的年岁里失去了她;maximilien那时不过7岁,而我比他小20个月;我们年幼的弟弟才刚满2岁,我相信彼时他还在食用母乳。我们的小妹妹呢,那个时候她大约三四岁。


尽管那时我还年幼,我依旧能忆起我的母亲。在六十余年后,这些记忆还能使我热泪盈眶。噢!谁会忘却他们的那么完美的母亲呢!她如此深爱着我们!哪怕maximilien想起她的时候也无法无动于衷:每当我们私下见面时,在我们说起她时,他的声音总会不自觉的变了调,眼神变得柔软温和。她做妻子不比做一个好母亲差。她的死亡如闪电一般击倒了我们可怜的父亲。他太悲伤,拒绝旁人的安慰。没什么能使他从悲痛里走出来;他再不给别人做辩护了,也不工作;他被痛苦彻底淹没。别人建议他出去走走,旅旅游,放松心情,于是他照做了,离开了我们:但,哎呀!我们再没见过他;死神无情的带走了他,正如同带走我们的母亲一样。我不知道他死在哪个国家,他很可能因为过于痛苦整个人垮掉了。


于是我们就成了孤儿,无父无母。没人能想象父母的死亡对maximilien的影响。他整个人都变了。在那之前,他像是任何一个孩童一样,充满幻想、不服管教,冒冒失失;但自从他视自己为我们之中最长的那个,我们四个的顶梁柱之后,他变得沉着冷静,公道却也难以亲近。他同我们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一股严肃;如果他加入到我们的游戏里来,也只是为了带着我们玩。他用他的温柔爱着我们,毫无保留地关怀爱护着我们.

我们孜然一身,亟需帮助。我父亲的两个姐妹收养了我们,我和我的妹妹。而我们的外祖父母收养了两个男孩,Maximilian和小弟弟Agustin。maximilien被送到了Arras公学[1]进步很快,老师们都大为惊讶。他对学习和严肃事物的热爱使他对自己的责任尽职尽责。他年幼时那股可爱又公正的特质让所有人都很喜欢他,他甚少于同学玩乐;他喜欢独处,思考自己的事儿,度过整个祷告时间。[2](passed entire hours reflecting)。他养有鸽子和麻雀,他把它们照顾的很好,没在学习的时候他时常与它们呆在一块。(and close to which he often came to pass the moments which he did not consecrate to his studies.)

[1] 原文college啦,虽说是大学吧,我不是很确定这里是不是指公学啦

[2]hours reflecting 我彻底不懂这块是什么。


notes:您看,很短很短的一小则,后面的我慢慢翻完放上来。这真的就是某些段落翻的异常快某些地方根本看不懂的典范() 

评论(5)
热度(20)
  1. SnBerrySnBerr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orgotten lyres
    读书号转一发,鉴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