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Ever-fixed Mark 二(M76/拓荒au)

原作:守望先锋

配对:杰西麦克雷/杰克莫里森 (斜线出现具体性行为描写前无意义)

分级:PG-NC

作者:我

注释/警告:背景18世纪末,独立战争结束、拓荒时期。别太去纠结太历史的东西,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说得通。以及角色偏差!更多注释请看文末

前文:戳我

麦克雷是和莫里森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那会军队(游击队?突击队?管他是什么),从密苏里离开,麦克雷就一路跟着莫里森。这么说也不太对,鉴于后者一半时间在篷车里办公,一半时间独自一个人骑在马上,而麦克雷,牛仔小子、年轻的叛逆男孩儿,双手反剪,被丢在篷车的角落里。


他们走的很慢,一路走走停停。麦克雷提出过想去河里游个泳的要求,他声音因为干燥变得沙哑又低沉,肩膀因为太长时间的同一位置变得僵硬,肌肉紧绷。有人先莫里森一步拒绝了他,毫不犹豫的。莫里森当时靠在一边读书,或者文件,或者别的什么,这会听到了他的声音和因不自在的难受而扭动身子发出的声音,抬起了头。莫里森很喜欢打量他,就像是后来他也颇喜欢打量莫里森似的,他们不声张又不遮掩,不掩盖自己的目光,自自在在的扫过一圈,又垂下眼睛。这是麦克雷可能会一辈子恨莫里森的众多理由之一,确切来说,是很可能。但就像是这儿说的,众多,后来麦克雷自己都记不太清自己该讨厌些莫里森什么了。


他们一路抵达弗吉尼亚州政府,士兵有几周回家的时间,他看着那群人,不管健全与否,离开军队时的那种笑容。


他们当时站在莫里森的办公室里,他站着,莫里森坐着,蓝色军服上的袖扣反着光。这是个奇异和尴尬的画面,颇具不合时宜的荒谬和宿命感。


“现在,” 莫里森说,背靠在他的革皮座椅上,麦克雷不太自在的挪了挪脚尖,“你可以告诉我你的选择了。” 


他可以顿了一会,麦克雷不知道这是为了戏剧效果还是什么。莫里森盯着他的脸,小牛仔有些无所适从,也看回去,他看见莫里森眼角的纹路和他蓝的发亮的眼睛。


“如果你想选择胡桃街,”莫里森又开口了,声音很硬,“我们明天一早就能把你送上去宾夕法尼亚的火车。” 


他像是把该说的都说了似的,放在桌上的双手搭在一块,肩膀放松了下来,也没再盯着麦克雷看了。麦克雷屏着呼吸站了一会,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在吸气。“操,”他说,往后退了一步,险些撞到门上,“操,我留下来。” 


---------------


住进莫里森家的第一顿晚饭比尴尬好不了多少。指数从一到十,恐怕麦克雷要打八分。他看着莫里森把烤土豆拿了出来,又切了几片腌肉。


“这会雪已经小了,”他开口,声音也是紧巴巴的。“我还可以就着这段时间去一趟耕地那边的水牛沼猎几只兔子。” 他接过莫里森递过来的餐盘和刀叉,低声嘟囔着谢谢。莫里森抬起头审视着盯着他,张了几次嘴没说出一句话。他割开腌肉,把它们切成小块,叉子尖抵着其中一片。“没人知道下一场雪什么时候来。” 他最后这么说。 


晚饭后他很快就出门了,莫里森在他出门的时候抬起头看了他一会,像是想问他要去哪里(上帝,麦克雷都不打算牵马,他能去哪里。) 


外面风大的太过分了点,吹起地面和树枝上的雪,在地上卷起白浪。麦克雷揽紧外套往教堂走,他想过要去酒吧,可鉴于他今天已经在那里消磨了足够长的时间,晚上再过去听起来太滑稽了些。


---------


年轻的杰西在签完文件之后就再没见过莫里森了,他被解了手铐,揉着渗血的手腕走到莫里森那张红棕色书桌前。莫里森问他是否会读书写字,麦克雷抬起头,像是被侮辱了似的,说他会。


他签了名字,杰西,杰西麦克雷,莫里森看着墨水留下的印痕。“这不是你的真名吧,麦克雷?” 他问到,“你该知道这份文件的法律意义--” 


“一个名字被人叫的太多的时候就成了真名,” 麦克雷说,看起来有点儿不可置信,关于他刚刚打断了一个军官(或者管他是什么的人,总之掌握着他未来的人)的训话这件事。“我就算还有别的名字,也没人知道了,长官,您知道,连法律文件上都不会有记载的。“


莫里森没看他,他抽回了那张纸,把它放在架子上晾干。他高声唤门外的士兵进来,请他们把麦克雷带到“他该去的地方。” 那样子好像他只要说个词语,这群军装一丝不苟的士兵就能完完全全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似的。麦克雷有点茫然的看了他一眼,下意识的抗拒那两个把他夹在中间的皮肤泛红的士兵。莫里森抬起手扶了扶帽子,他说,“我们会再见的,杰西麦克雷。” 


注释:我更新了! 然后,我卡的不要不要的。然后,我要给credit了。

我对这段时期的认识大部分来自Laura Ingalls Wilder,包括这文里面的7个月的大雪和被堵住的火车和一些细节也都来自她的书。真的很棒的(十年没看了细节记得还是超级清楚)

评论(4)
热度(30)
  1. 叫我_大羽毛SnB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