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待授翻]翻山看看你找到了什么 part 1(ER/甜饼!)

原作:悲惨世界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0215

授权:已请求,作者未回复。

译者:我

简介:

有三件事安灼拉想立刻就知道答案:

1,是谁让古费拉克来安排马吕斯的单身派对的(马吕斯,是马吕斯让他的)

2. 为什么昨天安灼拉醒来前格朗泰尔就从床上溜走了,就在他们共度第一夜之后。

还有3. 为什么他喝醉了,跟别人吵了起来,(格朗泰尔,当然了),然后在维加斯结婚了(猜猜他的结婚对象是谁,来猜猜嘛。)

译者注:现代au的甜饼,真的是一吨的糖。fluff。一点都没有angst。


如果你仔细想想,这整件事儿都是古费拉克的错。


(如果你真的仔细想想,安灼拉静坐着思考,清晨四点钟,格朗泰尔躺在他身边沉睡着,呼吸平稳,发丝遮住半边脸,他翻了个身,枕头压上了他的下巴,好吧,如果你真的仔细想想这整件事,说到底还是安灼拉的错。


但如果他决心把错推到古费拉克身上,那就意味着他不近得让他担起责任,还要好好感谢他。


(安灼拉不配得到这功劳,但他挺乐意拿走其奖励的,这事儿上他就是这么自私)

那就把它当成古费拉克的错了,因为是古费拉克最开始提出他们该去维加斯的,因为某个人决定让他来主管马吕斯的单身派对,还因为,上帝啊。


好吧,马吕斯。马吕斯决定让古费拉克来操心自己的单身派对而他现在想必悔不当初。


巴阿雷听到马吕斯那决定之后嗤之以鼻,说倘若马吕斯迷路了而他们所有人陷入了身伴老虎或者猴子或者一个小婴儿的境地,他肯定只能怪他自己为什么要来。


还有古费拉克。没有人应该忘记所有错推给古费拉克就好这件事。


(古费拉克现在大概对自己异常满意。)


“你不去怎么知道呢,” 珂赛特告诉他,在她斜靠在安灼拉书桌旁的时候抱起了手臂,“你说不定会玩的挺开心。”


 安灼拉看了她一眼。他觉得自己现在一个字都不用说。


她叹了口气,但嘴角弯了起来,一个微笑,“你还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度假地做SPA,你的选择,所以安灼拉,好好考虑下。”


“哪种类型的SPA?” 他问。


“如果我不事先知道你爱死任何一种的话这问题听起来才有意义,你知道吧。”


 “好吧,但是,维加斯。” 他嘟囔。


“我发誓,如果你接下来要说的那句话里包含了资本、放荡生活、道德或者渎神,我会用这个镇纸狠狠敲你的。” 她温柔的说,“你就去吧,享受下人生,帮我看好我未婚夫,让他不会在婚礼前两天被人搞丢。”


 “没兴趣。你怎么会觉得我能阻止的了他们,如果他们真想试试的话?”


“告诉他们我爸特别喜欢马吕斯,如果他们这么做了他会追着他们直到天涯海角。”


 他点了点头,“行吧,这还成。” 珂赛特的父亲是个伟大的人,但绝对能把你吓到一个字都不敢说,而这还只是在你不知道他曾在监狱的那些岁月之前。他从没说过自己是那时干了些什么,而每当他们问珂赛特的时候她只回以大笑。”


他折起衬衫,盯着自己的行李箱看了许久,思索着他是否忘了些什么。他肯定忘了什么,那玩意在他脑子里大喊大叫,但他就是想不起来,除非他这会能集中注意力…


“好吧,这肯定不只跟你对维加斯的看法有关系,”珂赛特轻声说,从书桌上站起来,坐到了床边,蜷缩起双腿,“怎么啦?” 


“没什么,” 他告诉她,她两天后就要结婚了而她应该去享受自己的姑娘之夜,她这时候最不需要的就是他来跟她讲自己的问题。倒不是说他真有什么问题,只不过除了那个他忘记带上的东西,它肯定相当重要,他知道的。


“你怎么还在这儿?” 爱潘尼问,头探进屋子里,在安灼拉看向她的时侯做了个鬼脸。“快点,米西什塔在楼下等着呢。” 时间简直卡的完美,她刚落音,外面就传来了车鸣声,“而且她现在是双排停放,所以快点。我们不想今天一开始就拿张罚单。”


“你真觉得这不会拿罚单?” 珂赛特不可置信的说,但不管怎么样还是站直了身子,“米西什塔跟我们一起?”爱潘尼点点头,冲她示意,而后手指指向安灼拉。“ 别为了罚金给我们打电话,” 她警告。


“给我爸打。” 珂赛特加了一句,两个姑娘就消失了,笑着,在安灼拉来得及说出任何一句话、问她们为什么她们觉得自己会需要罚金之前。


然后他只记得他们去到了维加斯,古费拉克和马吕斯的单身派对和古费拉克。他想了一遍所有他能用的借口理由,但最后一个合情合理的都没有。哪怕这会把一根体温计丢进热水里假装他发烧了也没有用。特别是:  a: 他不是12岁小孩了。b:若李。


除了勇往直前之外没别的选择了,他想,还要面对脱衣舞娘和炫目光线和维加斯和上帝啊,为什么,他需要些新的朋友。

然后他们被塞车堵在了路上,和格朗泰尔在一辆车里呆了超过五个小时。这是个旅行的绝妙开端。就是这儿。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