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The Snow Day 完(R76,甜饼)

原作:守望先锋

配对:杰克莫里森/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斜线无意义) 

分级:R

注释:没什么道理的短篇。更多注释见文末。可能出现的角色偏差。

简介:一些下雪的日子、一些接吻、一些八卦。

前篇: http://requimword.lofter.com/post/42ad10_e28f6e3

他们头一次搞上不是在浴室或者总部的某个用来堆放杂物的很黑的小隔间里。但实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在宿舍的客厅里就亲成了一团,莱耶斯忙着喊他混蛋和解开他的衬衣,莫里森自己差点要站不稳了,靠着墙用手摸索着莱耶斯的裤子。


当然安娜是不会知道这种事的。这件事除了他们没人知道。最开始他们始于争吵和莱耶斯的命令。莫里森是个新兵,在士兵强化项目的初期适应良好,在谈及适应良好,这里只在指,他没有呕吐着发着烧不省人事。堪萨斯小子能走能跑,你已经能从他身上看出那股被增强了的力量和速度,但他显然还不很会利用它们。在长跑训练里他并不足以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来适应自己的速度,这种时候他就开始放慢了脚步,摇摇晃晃的往前跑。莱耶斯会在这个时候冲他大吼,站在场地那一端。而莫里森,他从来不能吼回去。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他和莱耶斯分享了双人宿舍,包括了两间太过于狭窄的卧室和一个好不到哪里去的客厅。在莫里森与他同住三个月后他找到了莱耶斯私藏的酒柜,他发誓莱耶斯当时用看起来像是喝了一大口加了鱼肝油的热巧克力那样盯着他,可能还有一点绝望,鉴于哪怕他确实算是莫里森的长官,但后者也有充分的理由和权利去向上面告发他。


但莫里森没有。他只看了那柜子几眼,然后又饶有兴致的打量了莱耶斯一番,就自己回房间了。


莱耶斯在那之后心惊胆战的过了几天,但直到一周后都没有人搜走他的酒柜且把一份处分报告扔在他的面前,于是他就假定了莫里森不会再有告发他的可能了。接下来就是把后者也拖下水。他在撬开那瓶啤酒的盖子之后邀请了莫里森与他一同分享。


他们挤在小客厅里,莫里森靠坐在墙角,而莱耶斯坐在桌边,他冲他挥了挥酒瓶子示意,然后仰起头喝了很大的一口。


“我恐怕有一年没喝过任何有酒精的东西了,” 莫里森抿着嘴唇盯着他手里的瓶子看,1/3的液体现在消失在了他的喉咙里,他眯着眼睛,蜷起了腿。


“唔,” 莱耶斯说,“你在这里呆了够久之后就知道要怎么搞到这些东西了。” 


---


或许最后莫里森知道了,也或许他不知道,鉴于之后他总是会喝莱耶斯的酒。他们运气很好,也表现得很好,所以从来不会有拿着酒精探测仪的军官在深夜踹开他们宿舍的门。


再之后他们就睡了。从某个角度看跟你的室友滚上床是个很方便的选择。哪怕之后他们参了战,除了偶有一同出战的时候,很少聚在一起。


如果说安娜最开始对这件事有什么异议或者惊讶的话,她也没有表现出来。她对撞见他们接吻这事接受良好,甚至让他们去买一栋自己的房子这事还是她提出来的。


总之安吉拉知道了他们故事的一些部分,比如他们在SEP时期做过室友。以及他们可能搞在一起已经有好几年了。


“他们经常吵架,” 安娜说,毋需她点明,抛去情感这一部分,这两个指挥官的分歧也足够大了。他们在会议上吵架,怒气冲冲的冲对方吼叫。有一半的时间里他们能最后达成一致,另一半里吵架会无休止的进行下去。“但他,杰克,他在跟除了莱耶斯以外的任何人调情。” 安娜喝着她的酒,她的耳环反着光。“我很久没见过这种事了。”


莱耶斯呢,他现在不知所踪。她们有盯着莫里森看了一会,说到底他身上到处是吸引姑娘的地方,几年后贴满街道的守望先锋海报上他的脸就足可以说明这件事。那个姑娘现在坐上了他的腿,莫里森一只手从她腰间滑下去,堪堪搭上她的胯骨,另一只手拿着他自己的酒杯。


“唔。” 安吉拉最后下了定论,“如果现在莱耶斯站在酒吧门口,这就是一出十足的电视剧了。” 


 所幸这没有发生,感谢上帝。安娜意识到自己花了差不多十分钟盯着莫里森看,以及给安吉拉讲他和莱耶斯的故事。“今天份的莫里森和莱耶斯已经足够了,”她说,“那边有个女孩儿盯着你看了很久了,去享受下人生吧。” 
安吉拉听从了她的建议。 


---


第二天莫里森要早起赶去非洲的飞机,他起来的时候莱耶斯翻了个身,试图把自己蒙在枕头里,像是一只翻滚着的海豹幼崽。


不,莫里森是不会用这样的比喻的。



注释:字面意义上瞎几把写的东西,感觉plotless,希望大家吃的开心,毕竟我也是填了一个坑的人了。

评论(11)
热度(107)
  1. 楚珣叫我_大羽毛 转载了此文字
  2. 叫我_大羽毛SnB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