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客西马尼和JCS的一点想法

没做任何research,剧也只刷了三遍(00;96;12),纯粹个人感想。


先说客西马尼。

GC和SB的我都很爱!鬼子叔的初听不出彩但第二遍听真的很棒!然后还听了寇叔和球球的。版本都各有千秋啦。

我们知道12版改了歌词,"Thy will is hard but You hold every card" 把you hold every card改成了take your only son,咱们抛去第一层从字面意义上抛来的刀子来看看这个改词跟后续结合在一起的刀子有多深:

首先JCS我觉得相当反基督:毕竟他没有复活,而犹大最后那句“你本可以做的更好,你挑错了时间,公园前4年没有通讯设备”,就直接把整部剧的剧情变成了一种具有广泛性的东西—不是确切的某个时代,而是耶稣的失败是必然的、从两千年前到现在,他总是会失败的。

耶稣控诉:父亲,你忘记了我

把这句台词联想回客西马尼:耶稣在客西马尼里疯狂的想要质问上帝他的死是不是不可避免的、是不是必然的、他的死有没有意义,最后他决定死去,他控诉上帝的全能,和他(耶稣本人)的无力:他说thy will is hard,神的意志是不能避免的。就像是犹大:他不想告发耶稣,他做了一切警告耶稣的事但事情毫无起色,他抗拒不了“告发耶稣”的命运了;对于耶稣来说呢,我们从一开始他的唱段就知道他心知肚明未来会发生什么,只是颇有些视而不见、不愿接受的模样。只是最后他眼见了自己的无力:肉体的无力


肉体的无力:

他抚摸每个人的头,而“theres too many of you”,他忙不过来,于是我们就很自然的想到了精神的力量,也显然,很显然,是剧里的耶稣、犹大所想的:让耶稣死去,他的灵魂和信念救赎人们。


把“你忘记了我”联想回客西马尼:

不,什么都没有发生,他相信精神的力量能带来的救赎并没有带来,他说上帝hold every card,却很显然无心帮助他:无心?无力,这个我们并不知道。但总之上帝没有。等于耶稣在客西马尼里撕心裂肺的痛苦的自白和质问就只是无意义的话语而已:他说i want to know, i have to know, 他问why i should die, 神没有给他回复,他给自己的回复是我的死亡可以means more than death,但最后,在他死前,他意识到了:不,他的死亡除了死亡什么都不是。


refer back to圣经,耶稣在沙漠的苦修,然后他领悟了:(inspired?)让我们用歌词里的单词:inspired。但随机他又说,“i didn't start it' 我们能不能理解成耶稣他本来无意开始这场传教?他先说what i started,但很快自我反驳:不,我没有start this,是你(上帝)开始的这一切,而你让我用我的死亡给这一切落下句号。(why????????why I should die????)

总之上帝的形象嘛,大家自由心证。


然后说说12的改词:take your only son。

这真的很虐!很虐!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最后问你忘记了我!上帝真的带走了他吗?要不然他怎么会说你忘记了我!

所以12版听到后面我整个心是死的(((


还有就是最后犹大(?)的唱段

他站在耶稣的十字架上,而扛着十字架的耶稣:他不是一个耶稣,他是耶稣这个形象的聚合体,犹大像是先知,或者颇有点看透时间(或者他确实切身经历过也说不准呢?)的形象告诉他:你的失败是必然的。

不能更虐了好吗(

还有说法是这个犹大是耶稣的delusion:他臆想的产物,犹大已经死了,而他看到了犹大。公元前4年的耶稣看到了一个歌唱他的失败的犹大,今后的每一个耶稣也都会听到犹大的声音:you could've done better,(could've never came)

总之真的一口老血,这剧的共情真的很厉害,耶稣作为神子的绝望,和犹大拼命试图改变但失败,以及最后的崩溃,唉。


另外说一下各个版本的客西马尼:

12版就是高音挺美,初听一般但二刷真的很棒!

卡特叔的演技不用说了 

SB的高音我要炸掉了那个30多秒的die……

还有:

寇:带着点点摇滚嗓的老年人唱壮年男子角色(。)no wonder 他当时想唱耶稣被打回去唱犹大了嘛!但寇的实力肯定不容置疑的!i want to know i want to know my god!这句的节奏啊!我死了!

球:对比起来可能是最没有感情的一个,或者说感情处理的最不到位的一个,嗓子那么华丽感情那么厚重,没有耶稣当时整个人心如乱麻的感觉

但球的唱功也不用说的(。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