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s Misérables 待授翻]The Drowning Sky (valvert)一

原作:Les Misérables - All Media Types/悲惨世界

配对:沙威/冉阿让

分级:M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4870

授权注释:已请求,作者尚未回复。

注释:冉阿让把沙威从水里捞了出来(捞鲨万) 


冰冷的水。黑暗,冷水,和数万个令人头晕目眩的星星在他眼底炸裂开,闪烁着。

“嘘,”Valjean低声呢喃,“嘘。” 

他正躺在床上,他是如何躺上这床的记忆模糊不清,与河水,喊叫,令人胆战心惊的吼声和叫声和那双把他从冰水里拉出来的手混在一起,湿透了的衣服沉沉的压在他身上,发着臭味,不是Javert,是他那些脏兮兮的衣服,又脏又湿,全是那条河里的味道。那河闻起来正是死亡。

他告诉自己,他的灵魂已从桥上一跃而下,消失在他身后,消失在水里,愈飘愈远。他完了,就这样吧。

是什么挥之不去?骄傲,他猜,当然是骄傲了。

(那双可怕的手把他拖上河床,把他湿漉漉的头发从脸上拨开,因认出他的身份而打了个寒战。憎恶又害怕。现在他又是一个人了)

暴食?从不。贪婪?懒惰?甚少。狂怒?职业需要。妒忌?他侧腹忽然卷起一阵剧痛,滚烫的流连在他的胸肋上。Valjean有自定法律的特权。

欲望?

不。

--

“睡吧,我的朋友。” Valjean低声呢喃。


他身处地狱,身处地狱的人总能缓慢的,痛苦的,无声尖叫着的改变自己。但这毕竟还是可能的。你可以爬出这地狱,把一个无辜的人拽下来。*


Valjean,他绝非无辜者。那些喊他圣人的人并不了解他,不像Javert这样了解他。他会证明这个的。他会证明这男人善良之下潜伏的那个灵魂究竟是怎样的,至少他怎么也可以做到这个——


有什么是他不愿意付出的?他那不可被侵犯的部分早就随着他从桥上一跃而下而消失了。剩下的他不过是头野兽罢了。

是的。为了这个案子—他献出了Javert残存的部分。

Valjean哪里有缺点?他善良,耐心,这个男人面对妓女亦不为所动。或许他只不过没找到对他口味的妓女罢了,又或者。

不。

这念头冲进他的脑海里,仿佛他被潮水淹没。Valjean的眼睛凝视着他,Valjean的呼吸打在他的后颈上,为他松绑。“我从你那里一无所求。”

而那触碰本身就已背叛了他的言语。


Valjean坐在他的床沿,面上戴着以忧虑制成的面具,他一手抚向Javert的眉毛,Javert抬起一只手 —该死的,该死的,这又怎么了?— 捉住了他的。

“我知道,”他说。从床上坐起来,对自己不由自主的严苛的过了头。这幅模样是他给自己的外壳,在其内里分崩离析之时,这外壳是最后一个破碎消失的。

找到他的弱点,至少让我们一起玩完儿吧。跟着他一路直奔地狱,就像你曾经跟着他去了他去过的所有地方一样。

他按住Valjean的后脑,把他们的双唇狠狠撞在一起。

这不是个吻。是个撞击罢了,夹着满满的疑问。这是你想要的吗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如果是的就把它拿走吧,让你被定罪成个贼吧。

“不,”Valjean说,在吻之间喘着气,“Javert.”

Javert松了口气般的放开了他,呼吸急促。

“你不必非得…”Valjean说,而Javert注意到了,他注意到了他声音里的喑哑,Javert体内的一小部分因一个发现重新容光焕发了起来,因为这个他心知的原因,把Valjean带到了河边,而这让人熟悉的心满意足的味道在他脑子里炸开来。“我不是想要感谢,”Valjean有些结巴,倘若Javert没有听到那个颤抖他想必意识不到这个。


“这不是感谢,”他说,词句从他唇间不自然的一个个蹦落出来,他没法罔顾他的礼仪,做那个顺从的人,屈服—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蹦进他大脑的字句都糟糕又卑劣,“这不是—” 


Valjean的双眼悲伤又深沉。他以前从没有注意过这双眼睛。这么多年了他追着这人背后跑着,他哪有空去注意这些事情。他记着这人容貌轮廓,记着他的不似真实的力量—他眉头间的沟壑印刻在他的记忆里,但他回忆里的那双眼睛是灵活而矫捷的,而非满目悲伤。这男人或许已经变了。

“Javert,”他说道。“拜托了。”

这次Javert不甚清楚他想说些什么,这么多年了—时光流逝,这女人病了。时间飞逝,这男孩需要去医院。时间飞逝。这孩子需要一个父亲。

现在—

他试图放慢自己的脚步了。

“Javert,” Valjean又说了一遍,这犯人的手指滑过他脸颊的曲线,他尽力不让自己在他的抚摸下颤抖,尽管他每一个细胞都想要拼命尖叫。他感受着Valjean的用意:这抚摸圣洁、充满祝福之意—但他也感到了这手指尖上的颤动的热度=-。他对Valjean的看法一直有错,但不是现在,不是这个。Valjean可以完美的控制他的力量,现在他的控制越发精妙了,但他依旧能感受到那股斗争的纠结。

“Javert,”Valjean说,任由他的手指垂落。“这个—我不明白。你应该是那个宁可破碎也不愿曲折的人。”


是啊,Javert心想。移开了自己的目光,他湿漉漉的脏制服正躺在地上一滩泥泞里。“你已经毁了我,”他说,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告诉自己,但这话里模糊的真相刺痛了他的舌头。


“我没有这么做。”Valjean说,站了起来,“你发烧了,我很抱歉,我现在只是要求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直到你完全康复。”



Javert死死的盯着他,又一次反驳道:“我绝无离开的理由,”他说。他本意是谈话就此终止(*),但Valjean轻声笑起来。

“不,”他说,“你一个理由都没有。” 


He is in Hell. From Hell one could drag oneself, slowly, painfully, wincing at the change. But it was possible yet. Could climb up and drag the innocent down.

这段,我不知道我给翻译成了什么鬼。

他本意是谈话就此终止:He means the words to cut.


notes:这篇翻译真饿很难?有些地方我都觉得翻的不太恰当,请指出……

文是至少三年前的了,所以作者给不给回复我也不知道。

还有一些碎碎念:我觉得这篇也挺character study的味道,至少so far是这样的,所以就,很文艺,很文艺,作者太太这文字啊(倒地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