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old friend (黑魂au/一发完)

原作:摇滚莫扎特

配对:莫扎特/萨列里(无差)

分级:PG

梗概:老朋友的见面。

警告:黑魂au!(其实也没那么涉及黑魂(?)灰烬大人(玩家)萨列里和呆在传火祭祀场的莫扎特。

“您好呀,我的朋友。” 


萨列里在经过长廊的时候听到这么一声叫声,他回过头,那声音又响起来了:“灰烬大人,您好呀。” 


于是他走过去了:长廊黑的不成样子,但那人所在的小房间里还有一丝火光。萨列里没有走近,他站在门口犹疑的等着。


“我的朋友,您瞧,这儿可太暗了,您最好往这边再走走,好让我瞧着您的脸。”


萨列里只能隐约看见一个人影,他虚幻的像是蒙了一层灰烬。


“我已经很久不曾见到别人啦。灰烬大人。您不是我头一个见到的灰烬大人,但我希望您是最后一个。” 现在那个人影自己窜了出来,他靠在石壁上,像是一只乖巧的豹子。“这儿太暗了,很久以前这里还是亮着的,喏,那里,和那里,”他扬了扬下巴冲着两个方向点了点,“以前那里的火光可亮了。我就就着那个光写曲子。现在太暗啦,太暗啦,而且我也没有纸了,就只好哼一哼调子,或者在我那台可能跟比您爷爷的烟斗还老的琴键上敲一敲。我的朋友,不要怕,站到有光线的地方来。这里黑的够久了,您说是不是,灰烬大人?”


萨列里往前跨了一步,肩膀撞上冰冷冷的石墙。


“嘿呀,您长得可真是……” 他顿了顿,可能是在措辞,又或者在试图从他那太老的、可能快要失去功效的记忆库里调取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您长得可真像是我的一个老朋友,我没见着他很多年啦。差不多跟我们失去光明的时间一样久,也有可能不是,我实在是记不清楚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楼下的光线折到他的脸上,萨列里看到了那一头乱糟糟的金发。


“啊,您瞧,我都忘了说说我自己了。” 他笑起来,他咧开嘴的时候眼睛会眯起来,萨列里站在那里,手扶着他长剑的手柄,握的太用力了点。


“沃尔夫冈 阿玛迪乌斯 莫扎特,为您效劳,” 他行了一个夸张的礼,很久未见,却也不陌生。萨列里把手按在胸口也冲他鞠了个躬。“幸会,”他说,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您好呀,您好。见到您实在太开心,这绝对是我的肺腑之言。钟声敲响的时候我就在想,这回来的会是谁呢?然后我等了很久,我弹了好几首以前写的小夜曲,可是依旧没有来人,我就在琴凳上等着。然后,您就在这儿啦!” 


萨列里打量着他:他自苏醒以来见过了很多人,也杀了很多人,那些颤抖的、瘦削的、摇晃着四肢的活尸,或者会细细打量他的,称呼他为“灰烬大人”的人。莫扎特当然属于后者,可他又不是。他像是个孩子:他眯起眼睛冲他笑的时候,可他如此频繁的提到过去,像是个垂垂老矣,怀念往昔的老人。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萨列里再次鞠躬,声音这次没那么沙哑了。“可我还有事要做,下次再会。” 


“保重呀,我的朋友!” 莫扎特叫到,脸上却没什么笑意。“待您回来的时候,我一定拿出我最新的、专门写给您的曲子,弹给您听。” 


萨列里轻轻点了点头,他转身要走,在快要下楼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莫扎特的声音。


“您瞧,朋友,我告诉了您我的名字,而您没能告诉我您的。这不怪您,毕竟您也不知道。” 


莫扎特追了上来,这下光线更足了,所以萨列里得以见到他整个的模样:他穿着黑色的外袍和有宽大的、褪色的袖子的衬衫。那件外袍太旧了,针脚随处可见。他把自己嘴唇涂成深色,而他本人又太苍白。


现在他站在萨列里面前,轻轻喘着气。“但我知道,我知道您的名字,朋友,您叫萨列里,安东尼奥 萨列里,我的朋友。我的老朋友。” 


注释:我今天早上脑了这个开头,然后一直拖到了晚上。简单来说就是灰烬(玩家)萨列里先生,和呆在传火祭祀场某个小房间的活了很久很久的作曲家。后续大概是每次他们见面莫扎特都会给萨列里弹奏自己的新曲子(x

希望大噶能给我留言,一起玩呀x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