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莫扎特]ce que je sème (莫萨莫/现代au)

原作:摇滚莫扎特

配对:沃尔夫冈莫扎特/安东尼奥萨列里(斜线在出现性爱描写前无意义,可能是互攻,也有可能是莫萨)

分级:PG-13(可能会因性爱描写改动)

简介:从一个小酒吧的即兴音乐会到共享一张床之间隔了大概数场音乐会、没人费心计数的争吵和很多的亲吻。

免责声明:并不拥有他们!

注释/警告:现代au


如果这是部电影,这片子势必要以很有节奏的、三拍子的小提琴声开场,还有他的声音,以及他写字和走路穿插着的画面。他会念着:这是我头一次见到这个小混蛋,这个小天才,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遇到他,但这一次就足够我庆幸的了。


接着是个停顿。配乐变的轻快起来,辅以木琴的声音。他的声音会继续道: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不用五秒我就知道了,因为我身边的那些穿着热裤的小姑娘和留着莫西干发型的小男孩都在那扯着嗓子嘶吼:“沃夫!沃夫!沃尔夫冈!” 


音乐结束。是电影正式的开始。



莫扎特暖烘烘的身子贴上来,有沐浴之后的柔软和温度。萨列里可能往他身边靠了一点,也有可能没有。他太困了,一个太困的人是不必为自己记不清楚的行为负责的。他隐约记得他是怎么把这个卸了妆的、金色头发服服帖帖的小混蛋拽过来,指甲碰到他手臂上的肌肉。他亲吻莫扎特的发顶,金色的杂草被他们浴室里的护发素制得很顺从,因此一点都不扎人。一点都不。


“我很困了,”他在莫扎特要进一步行动的时候捉住他的手,小天才的手正往他身子下探去,但萨列里冷冰冰的手指盖住了它,于是它不动了,“明天,明天是周末。” 


从一个小酒吧的即兴音乐会到共享一张床之间隔了大概数场音乐会、没人费心计数的争吵和很多的亲吻。



他们头一次碰面是在马赛,虽然莫扎特本人直到很久之后才知道他们原来那个时候就见着面了。天气不是太冷,但如果你想只穿见单薄的短袖实在有点逞强。萨列里想要喝一杯,运气好的话他会得到一夜火辣的性爱,运气不那么好的话他会喝上几杯调的很精致的马提尼(太邦德了,莫扎特以后会这么嘲笑他:太邦德了)然后跌跌撞撞的打车回家,一头栽进浴室。


他不会称那晚他运气好:因为他并没有操到某个人,也没能找到一个来操他的人,但他也绝对不会说自己运气太差,因为他看到了莫扎特。他冲酒保要了杯酒,声音是吼出来的,因为酒吧实在太吵。然后那个把头发盘在头顶的卷发小姑娘给他端来了酒,在把酒杯抵到他身边之后忽然朝着卡座那边高吼了一声,一个人名。身边有很多人都在吼着,他们大笑、一遍遍高声念着那个名字、然后又是大笑,和鼓掌。


萨列里端着他太邦德的酒走进了人群。


人太多,年轻的胳膊和肉体碰撞着他,他的酒可能撒了一点到地上,也可能没有,他没留意。因为那个金灿灿的小男孩跳到了一张桌子上,脚边是一碟炸洋葱圈,萨列里下一次注意到那叠可怜的洋葱圈的时候它已经尽数打翻在地了。


他们管他叫沃尔夫冈,(沃夫,一个音节短小的昵称)一个显然的这间酒吧的常客,鉴于大部分人在他跳上桌子之后都聚拢了过来。他穿着双马靴,鞋跟在每一次敲击到桌面的时候都会发出响声,而后很快淹没在人群发出的声音里。他冲人群鞠躬,很夸张的式样,脸上挂着一副卢西安卡尔会有的洋洋得意的笑。然后有人给他递了一把吉他,他大声嚷嚷着谢谢,调了调音。


他开始唱歌了。


萨列里直到他的酒撒了一半之后才反应过来他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沃尔夫冈看,但这不奇怪,因为人群的笑声和舞动的手臂盖住了他的目光,让他得以龟缩在自己的躯壳里放肆打量沃尔夫冈莫扎特:他的声音和他的曲调和他拨弄琴弦的样子,萨列里想要尖叫,这像是他的肉体禁锢了他的灵魂,他想要更接近那个音乐、不,周围太吵杂了,而他离那个发着光的、浸在自己的音乐里的太阳又太远。

一个小时,或者更久,萨列里失魂落魄的从酒杯里小口喝了点液体,食不知味的,他看着台下有人把水杯递给沃尔夫冈,年轻人接过来喝了一口,张开嘴仰起头,在他大笑着把水杯递下去的时候胡子上反着水珠的光。


萨列里在他一个多小时之后离开。那时候沃尔夫冈还在唱歌,吉他的声音像针一样刺着他的心。萨列里挤开人群走向酒吧的门,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他不知不觉间竟然往里面挤了那么多,人多的他难以呼吸,刚刚全神贯注听歌的时候却又毫无察觉——沃尔夫冈还在唱呢,但他不打算留下来听到这场小演唱会的结尾。因为那样他就不得不忍受曲终人散的撕裂感了,他一步步离开酒吧,而身后的歌声一直没停过。


我们都知道他那天晚上的结局了:他既没有醉,也没有得到他最初期盼的性爱。但他确实跌跌撞撞的回到家里,头晕目眩的好像刚刚磕了大麻。



注释:看着写吧,能写多少就多少,我真的沉迷法扎没法救了……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