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脑洞!

yes!我的安托尼和维克多!

梗是今天听交响乐的时候,那个弹钢琴的小哥长得真的帅……亚麻色头发,很棒的身材(穿着燕尾服,简直好看到爆炸

所以:

钢琴家!安托尼。跟法国一乐团有签协议,也会教教他那些皇室的小亲戚们钢琴。

维克多还是维克多,原汁原味的V.R,从1920年来,从未变过(不是

具体情节大概是这样的:安托尼从小在法国那边长大,高中跟着姑姑到英国念,跟维克多见过几次面,当时很不喜欢维克多,或者说对这个人根本没往心里去(很浪的小安托尼跟特别严肃的超小维克多,那个时候维克多身高还没窜高,脸上还有青春痘,头发卷的有点儿太厉害了,搭在耳边)

安托尼到了剑桥之后很快加了band,是那种很疯狂的、会一起嗑hign的乐团,会训练到很晚,在酒吧里面混到大半夜然后溜回学校打开电脑战project的那种。至少第一年安托尼是这么过的,快到第二年的时候维克多爷爷去世了,葬礼,安托尼看到那个长高了的,头发用发油很仔细的往后梳去的男孩儿。

他主动过去打了招呼,那个男孩脸上的表情悲伤的让他不知所措。

第三年的时候维克多过来了,这个时候安托尼浪不起来了(论文和project往他脸上全砸过来了,还要把80%的空余时间花在琴房,现在浪的是维克多了。

当然维克多也没那么浪。他很快的从板球队认识了盖伊,进而认识了他们这一众人。金很喜欢他。维克多于春季加进社团,但头几次meeting他都和安托尼错开了。

第四次的时候维克多到的有点儿晚,但也没迟到,他甫一进门就看到盖伊在跟一个他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的学长聊天。盖伊冲他笑起来,招手喊他过去,说要把他介绍给大忙人安托尼 布朗特。

维克多会西班牙语和英语,却对法语很不熟练,他自己霸占了安托尼能挤出来的其他的空余时间,要求安托尼跟他讲法语。大部分时候是维克多的practice结束,他就去琴房找安托尼。他总能在琴房找到这个在法国长大的英国人,如果那个时候安托尼在休息,他们就会聊一会天,若安托尼在练习,他就会很安静的靠在门边上听。

那个暑假维克多把安托尼邀请到自己家里。当时安托尼已经很忙了,实习和面试,维克多在伦敦租有一间小房子,在近郊则是家里的宅子,他们在宅子里度过了礼尚往来、彬彬有礼的一周,然后安托尼提出他必须去伦敦以便面试了,维克多就把自己租的小公寓给了他。

于是他们开始了[]的生活。调情、接吻和做爱。


这都是他们两个的日常啦,其实想写不那么teen的东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