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 关于圣诞 上(短篇/甜饼)

原作:守望先锋

配对:死神/士兵:76(因没有插入描写,斜线无意义) 

分级:PG-13

简介:他们一起度过了很多的圣诞

注释:我知道这有多短(。)过几天圣诞了我把剩下的给写出来……



(一)

他们在二十五号清晨被叫起来晨跑。负重,因是圣诞所以公里数较往日少了一半。


如果让莫里森来评价他那几年的日子,他大概会说自己是怎么在地狱里走了一遭,而身边最类似于贝阿特丽切的人是莱耶斯。他会用咒骂的口气说这句话,然后自顾自的笑起来,补充:但当我意识到他大概是贝阿特丽切的时候,事情也就没那么糟糕了。


过那个圣诞的时候莱耶斯对莫里森的意义显然和贝阿特丽切的意义完全不同。他们一群新兵抖抖嗦嗦,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咒骂上帝,套上军装长裤和靴子小跑去训练场,深色皮肤的男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们了,头戴黑色毛线帽,看起来像是一条温暖的、等着猎物冲自己越走越近而还浑然不觉的蛇类动物。


昨天大概下过雪,只不过已经融化的七七八八,空气湿漉漉的粘在莫里森的皮肤上,混着汗,像是身上沾了一层洗不掉的苹果酱。那年冬天反常的高温,于是他们只需穿着件薄上衣就能去晨练了,被汗和过于潮湿的空气打湿的布料黏在他的背后,莫里森在第四次经过莱耶斯站着的地方时愤怒的瞪着他。莱耶斯可能注意到了,也可能没有。


愿上帝把不用在圣诞当日晨练的所有墨西哥裔男人变成盐柱,莫里森想。而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他与莱耶斯共同度过的诸多圣诞节中的第一个。



(二)

倘若你要用湿漉漉的天气、仇视长官的新兵来概括他们的第一个圣诞节的话,那他们的第二个圣诞的关键词大概包括了大雪、蹭在一起的皮肤和姜汁饼干。


他们躲在不通网的废墟里,紧紧靠在一起取暖。雪还没完全停下来,所以仍有雪花不时从漏风的墙壁上飘进来。潜入这个枢纽已经废了不少力气,而在各个信息处理器上埋下炸弹,溜出去之后引爆又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他们原本预计在爆破之后可以当晚撤退,借着夜色迅速回到后援所在的补给屋,好好睡上一觉,再于翌日回到军营。


就好像圣诞老人刻意跟他们过不去一样,雪下的太大,别说晚上走了,就连白天他们也不定能安全折返,更别说是否还有未被销毁的残存智械也未可知。他们已经跑离了智械的这个枢纽,结果他们的车——上帝保佑这辆价值不菲的玩意儿——引擎被冻住了,轮子全埋在雪里。于是他们只得折回,莱耶斯在傍晚时分找到一块能塞下两个人的废墟,他们找来所有能取暖的东西堆在身旁,莫里森甚至用他破碎的通讯器搞出了点火花,在莱耶斯清出来的那片空地上升了团火。他们还剩两个生物立场,只不过现在没人受伤,只为了取暖就点完一个未免太奢侈。


你先睡,莱耶斯。莫里森原本是靠在莱耶斯肩上摆弄他的备用通讯器的,现在坐直了身子。


莱耶斯可能点了点头,也可能没有,鉴于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莱耶斯,莫里森又说了一句,侧过脸去看自己身边那个深色脑袋,“加比。” 


这下莱耶斯理他了,他转过脸对上莫里森的目光,他冲他指了指自己的耳麦,“我在听雅典娜传来的消息,” 


莫里森看着他,可能有数秒之久,也有可能只瞥了一眼就扭开了头,他声音很闷的开口,沙哑的很,不知道是因为这天气还是吸入了太多烟雾的缘故。“见鬼,莱耶斯,这是他妈的平安夜。我进军营后就没过过几个舒服的圣诞节。” 


“怎么,” 莫里森发誓莱耶斯在笑,尽管他事后声称自己并没有,“小男孩杰克迫不及待的想去拆他的礼物了?” 


莫里森没理他,他把备用通讯器被炸的不成样子的外壳拆下来,碎片割到了他的食指,一个细小的伤口,渗了一点血。他拨开那堆残渣,试图重新排线,拯救这个生命短暂的通讯器。


外面的雪下的更大了点。 “你知道我从一开始就在竭力避免这种灾难,”莫里森说,没去管他的手指,把一根黄色引线从通讯器里拔出来,“你瞧,一点儿事先准备是相当必要的。” 


他冲莱耶斯笑了笑,后者坐在火堆旁边,蜷缩在大衣里,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莫里森这下笑的更大了,他从军大衣的内里掏出一个袋子。


“我猜你会想要来一点小饼干?” 


莱耶斯看起来苦大仇深的盯着他的姜汁饼干看了几秒钟,“见鬼,莫里森,” 他这么说着,手却已经碰到了那个冷冰冰的袋子边缘。正确的事情是责备莫里森,因为带着一袋子姜汁饼干去炸智械基地是件听起来非常不符合逻辑的事情,但那个瞬间莱耶斯没想到任何可以来指责他的理由。可能是太冷的天气,也有可能是他们今天早些时候搞的一连串爆破炸坏了他的脑子。莱耶斯瞪着笑的像只得逞的猫咪一样的莫里森,伸出手拿了块饼干。


他们分享了那袋饼干,直到莱耶斯声称他开始口渴而他们的水资源储备不一定能撑到明日回到安全屋。莫里森把饼干袋子封了口扔到一边,凑近莱耶斯,嘴唇贴着他的:如同一个吻,但又并不是。他喃喃着说圣诞快乐,然后让莱耶斯在三个小时之后把他叫起来守后半夜的班。

他蜷缩在火堆旁边,头枕着那个没救了的通讯器。融化了的雪浸湿了他的衣服,但不出多久火又会把其尽数烤干。莱耶斯看了他一眼,往他身边又挪了挪。



(三)

这是他们和法芮尔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那个黑色头发的埃及小婴儿还不会说话,但已经会叫妈妈,也会跟着安娜念出些类似“Jake” 或者’gebe’一类的东西。


莫里森冲那个挥动着手臂的小家伙说:“Jack,小天使,不是Jake。” 


小姑娘看了他一眼,忽然大哭了起来。莫里森猝不及防,慌忙去找安娜。他把那团被柔软的毯子包裹着的尖叫着的生命体放回她母亲的手里,如释重负。


主菜是莱因哈特烤的。抹了足够多酱汁的烤鸡,肚子里塞满了配料。配菜有一半是安吉拉的功劳,剩下一半本来也应当归功于她,但牛仔男孩用过多的肉桂和胡椒粉毁了那些红卷心菜和甘蓝,而最终它们得在垃圾桶里了却余生。


莱耶斯可能是到的最晚的那个,莫里森不是很确定。他那段时间在全心全意的逗法芮尔,直到莱耶斯拿着奶瓶走到他身边他才反应过来他回来了。


他抬起头与他接吻,飞快的一个吻。然后他抽开身子,看着莱耶斯把小姑娘抱进怀里,法芮尔抓住了他的领子,手掌拍到了他的脖子上。


莫里森大笑着往莱耶斯脸上扔了根沾满芝士酱的薯条。

tbc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