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授权翻译]昨日旧闻 (yesterday news,第三章上)

原作:守望先锋 

配对:加布里埃尔 莱耶斯/杰克 莫里森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26371/chapters/17428711

授权:有 

译者:我,还有一小部分来自木木。感谢笔芯。

第二章

无beta,可能会出现相当多的虫,如果发现请告诉我(鞠躬





第三章



 (13.渐大的波纹) 

[2068 —监测站:直布罗陀]


莫里森近来总觉疲惫。他知道这不过是某种抑郁罢了,但不代表这就不让人难受了。精疲力竭的时候什么事都做不好;没了动力,他全靠意志力强撑了那么久,冲着摄像头和特工挤出微笑,紧闭的房门后面踏上战场。


找回莉娜 奥斯顿似乎是他这个月来干的第一件好事,倒不是说他是亲自参与行动,或者说他曾为其出谋划策;这次功劳归属温斯顿,安吉拉也提供了些小帮助,但莫里森曾为莉娜奋斗过。联合国没有批准他拨给温斯顿那笔由他自由分配的研究额度,毕竟比起这个奇迹他们更感兴趣的是这个大猩猩研究出的武器,莫里森对他们的态度不置可否,只告诉他们让他们玩蛋去吧。


他觉得他们似乎不再救人了。再不是了。但这个,这个是他做到的。投入足够的资金资源直到守望先锋最年轻的飞行员能平安回家。糟糕的是联合国想审问她。看看她的那个“奥斯顿时间旅行”说法是否可信,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也想知道逼她说出她是从哪得到的操作信息。


通过远程电话莫里森直面他的长官,长官说明了他的要求:莉娜无论如何都得开口,且针对时间旅行做出详细解释。他给出的选择是他们可以自行选择谁来问询,莱耶斯单独审问,或者莫里森在一旁陪同。对于议会来说,他们似乎再不相信莫里森在事关自己手下特工时能做到完全的公正无私。


“你人很好,” 阿仁迪丝议员解释,面容在全息影像上展现出来,“这就是你被选为领导的原因。但工作还是要做的。莱耶斯就是不那么仁慈的那个,所以他被选出来干他现在的活,这就是为什么他是那个审问奥斯顿的人。你可以监督全过程,这场滑流试验里我们投入了太多资金以取得突破性技术进展,而奥克斯顿飞行员是剩下来的唯一东西了。这种至关重要的资料绝不能因为过于仁慈的审问而就这么流失。


莫里森想要大笑。阿仁迪丝刚进安全理事会不久,安吉拉最近从非洲联盟里挑了这么个人来填补职位空缺。显然她极其遵从党内对守望先锋和暗影先锋的看法,亦觉得自己刚刚给出的解释赞透了。莫里森对他和莱耶斯为什么被分派到此等职位知道的一清二楚,他非常确信这跟私人仁慈完全扯不上关系。


“有熟人在场的话奥克斯顿会轻松点儿,”莫里森这样告诉理事会,“一个她信任的人。”


“你确定你在场会有帮助?”不同于阿仁迪丝,隆恩议员是个老面孔了。隆恩作为中国代表已经在理事会工作了数十年,甚至比守望先锋突击队成立的时间还要早。莫里森知道他头脑聪明又博览群书,一个不折不扣的实用主义者,这让他比他的同僚们好相处许多,但他也有自己的一套。莫里森和隆恩某种意义上对彼此相当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站在同一战线了。


“以前我跟莱耶斯总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莫里森说,坚定的看着他,“我们能处理好一个被吓坏了的小姑娘,既不用过度安抚也不必对她施暴。奥克斯顿身上的战略价值远大于她意识的到的,倘若我们现在就因为太过严厉把她逼出守望先锋,我们失去的绝不只是那点知识,我们失去了一大笔未来资源。”


隆恩点头,“没错,指挥官。你可以履行自己的职责。把奥克斯顿在我们时间流外看到、知道的一切都给我挖出来。还有,把她留下。你对她潜在价值的评价没错。”


他没觉得自己赢了。莫里森讨厌这种他生命中只剩下这么点东西的感觉,但至少他知道如何争取他能争取到的东西。和平年代的指挥意即政治行为。


莉娜.奥克斯顿自回来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呆在直布罗陀。这是她初次失踪的地方,也是温斯顿把她重新带回人间的地方。莫里森已有八个月没来过这里了,海边的空气让他想起了那些沉沉浮浮的木头,把那些莫里森深深埋葬的不那么专业的回忆重新唤醒。那些记忆让他心痛的难以复加。


莱耶斯比他早到了一个小时,正在机场里等着他,站的笔直,怒容满面。“我不用你来照顾我,莫里森。”


“我不是为你而来,”莫里森说,这倒也不完全是骗人,“奥克斯顿现在情况很不好,她是个17岁女孩,莱耶斯。”


莱耶斯嗤之以鼻,“我把杰西从那个鬼地方拉出来的时候他也不过这年纪。我知道她是你最新的小宠物,但如果她声称的都是真的的话她肯定面对过比审问更糟糕的事儿。所有孩子都喊你“妈妈”可不是你非得在他们被吓到的时候陪在他们身边的理由。


”所以?”莱耶斯拖长了声音,“你就自愿了?人真好,突击队指挥官。”



莫里森深吸一口气,抑制住自己渐长的怒意。见面不到一分钟莱耶斯就把他彻底惹火了。“她刚受到了极大创伤,”他最后如是说,“整整一个月什么都碰不了,说不了话,而这还只是从我们视角能看到的。如果我们想从她嘴里听到些有用的话的话,需得慢慢来,给她个引导*。”


”所以?”莱耶斯拖长了声音,“你就自愿了?人真好,突击队指挥官。”


”我们之间至少得有一个吧,“莫里森说,因莱耶斯脸上一闪而过的不悦而有一种恶毒的满足。他知道该怎么反击。


大部分时候莉娜都处于监视之下,温斯顿一直近距离监控她的情况,莫里森相当惊讶此等压力之下她竟然还没有崩溃。*Not that a request would to leave be honored;就算时间加速器存在,他们也得担心她是不是永久治愈了。任何微不足道的小故障都有可能让莉娜再一次失去实体。如果她真的消失了,哪怕是在监控范围内他们都不一定能把她拉回来。


温斯顿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笨拙的从观察室里走出来,露出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冲他们致敬,”指挥官莱耶斯!”他说,“我都不知道你会来。”


智械危机之后他们也未曾换过莱耶斯的头衔,好像这样就能给联合国理事会说“去你的”一样。他们对大部分原守望先锋,先暗影先锋成员的叫法都没变过,包括莱耶斯本人。这已经成了个玩笑,在他们五十多个人之中暗影先锋不过是个公开的秘密,这是个跟两位指挥官汇报事物的玩笑。十五年后他们多了几百个新雇员,而这再不是个玩笑了。战争带走了大部分原突击队员,守望先锋现在庞大又奇异的空虚。安娜在收到艾米丽和杰哈婚礼请帖的时候竟说自己不知杰哈是谁。在那之后莫里森埋葬了他们三人,而只有一座坟墓里真正躺着尸体。


现在组织之外知道莱耶斯头衔全称是暗影先锋指挥官的人数莫里森可以只手数清。温斯顿不是其中一个,要不然他见到莱耶斯站在莉娜门口时绝不会那么开心。


“嘿,金刚,”莱耶斯的微笑转瞬即逝,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SEP结束后莱耶斯陪着莫里森看完了每一部人猿泰山的电影,而认识温斯顿让他们二人皆有一种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激动。他的一切都像是从漫画书里搬出来的:一个从月球出逃的大猩猩科学家,来到地球为第一个毁灭之拳而战,他曾经差不多算是那种超级恐怖反派了。


“我们是为莉娜而来的,”莫里森告诉温斯顿。


“哦!”温斯顿愣了一下,“哦,”他看向莱耶斯,然后转向莫里森。“我猜你们不是来拜访我的,是吧?”


  “抱歉,大家伙,”莫里森说,“问询。也就是我们在跟她聊天的时候要做最高级别的人员回避。”


“你得保证观察室一会什么人都没有,”莱耶斯告诉他,“走的时候把门锁上。我们就聊几个小时,最多。”


温斯顿点头,温和又严肃。“好,”他说,“但—就是小心点儿。她不太……”他叹气,“莉娜状况不太好。”


  “我们会的,“莫里森说。


  莱耶斯没有纠正他。


  莉娜的观察室是一间很宽敞的的圆形房间,有几个特点:很长的的单层窗户嵌在一个挤满了装备的房间里;一张可折叠的桌子;几把椅子;一张床。房间的角落是飞行员本人,慢跑着,赤裸的脚有节奏地踏在金属地板上。他们走进房间时,莉娜转身看向他们,在关门声响起时褐色的眼睛望了过来。


  “莉娜,”莫里森说,“我想请你见见莱耶斯指挥官。”



it’s going to take a light hand and an anchor.”,不是很确定该如何正确的翻译。


注释:很抱歉拖了那么久,我尽量感恩节期间搞完第四章。(flag

 现在吵的有多凶以前就有多甜(痛哭。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