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差不多一个世纪没有去想关于维克多和安托尼的故事了。刚刚在微博上看到水色朱华太太说她的苏格兰场,我觉得30s’的剑桥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画面。虽然my silent war里面几乎--几乎,没有提到Cambridge时光;或者非常少;或者根本没有我想看的(我记得提到过安托尼的名字但绝对没有维克多的?) 

就是那种,根据历史和资料,你自己幻想出的一个平行世界。它足够真实,因为它来自历史。它再渐渐变得越来越真实,因为你读的历史的东西越来越多。你把这些真实的细节一点点往这个平行世界拼上去,直到成为一副半完成的拼图,一个你自己的平行世界。

但它始终不是真实的。和臆想的cp无关。仅仅是因为往里面注入了太多东西,和事实不相驳但却又不是事实的你自己的东西。

30年代剑桥的法语课。来自安托尼的。维克多是那个学生。以及安托尼帮维克多买的那副画,他帮他挑选许久最后决定下来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