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R/原创]About Mallard (一发完)

原作:守望先锋

配对:杰克 莫里森/加布里埃尔 莱耶斯(斜线无意义)

分级:PG-13

警告:无

注释:见文末


莫里森看到了莱耶斯。


他正拖着脚步从靶场走回宿舍;雪下的很大,大部分雪花在能碰到他之前就消失在空气里。又或者它们短暂的生命是在碰到他大衣之后才逝去的;融化了的雪湿漉漉的粘在他的眼睛上。他眨着眼睛想要抖落水珠,然后他就看到了腰间别着枪的、穿着长靴走在雪里的莱耶斯。莱耶斯太过显眼,他穿着黑色长外套,就连细细密密盖在上面的白色雪花都屈服于那件锋利颜色的大衣之下,莫里森犹豫了片刻要不要叫住他。


新兵都挺怕莱耶斯的。就像任何一个学校、军营都有的那种恐怖故事一样,每个地方总有一个面色阴郁沉默寡言的长官或者教官。这是个标配;莱耶斯是毋庸置疑的新兵的噩梦,上帝,莫里森总会在他们抱怨莱耶斯的时候微笑。他们知道莱耶斯还会缝衣服吗?


他最后还是走开了,头垂下来藏进竖起的领子里,温暖的羊毛扎在他的脖子上。他不确定这种寒冷究竟从何而来。强化士兵不应对寒冷还有如此惧意;或许是因某种心里上的对过去寒冷的记忆。你能强化的是一个好士兵的体能,而他心里总有些东西是永远保持原样的。


大概八点的时候莱耶斯闯进了他的屋子,端着两盘鸡胸肉,淋了肉汁,旁边放了几个番茄。莫里森走过去接过碟子好让他把大衣和围巾早点脱掉。莱耶斯用脚踹上了门,在某个莫里森没有注意的瞬间他听到了叫声。


“那是鸟鸣吗?” 他问,拿了刀叉打算吃晚餐;莱耶斯强占了他的椅子,所以他正站在窗口,他扭头看莱耶斯,莱耶斯在黑色线帽下给他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用用你的脑子,士兵,这是冬天。” 


莫里森又看了一眼窗外。基地的灯开的很亮,雪里上反射着一层过于朦胧的光。他冲莱耶斯耸了耸肩。 “大概是门的什么声音。” 


“还有一周就要圣诞了,”他说。莱耶斯身上的寒气都在暖气的烘烤下退让,现在莱耶斯如同一只柔和的深色猫咪。他知道最好不要那么形容莱耶斯,但他整个人蒙着一层冬天里固有的放松和惬意。


莱耶斯说:“到时候基地里那群小子又要全跑回家了。” 


“下次,明年圣诞或者明年什么时候,加比,” 莫里森说,叉子戳着鸡肉,“我们也得放个假。” 


莱耶斯大概是想说:“战争还没有结束;”又或者,“再说吧;” 但他最后说的是,明年,杰克,随便什么时候。



莫里森晚上梦到了鸟鸣。准确来说是鸟类的鸣叫,因为在他梦里那群扑打着翅膀的动物是一群野鸭。在他家那片玉米地后面有个池塘。若要描述它只需想想那个亨伯特和黑兹太太一同出游过的池塘就好。这大概不是什么恰当的比喻,因为大概从没有人想在那个无害的,栖息着鱼和透明小虾和欢快鸭子的池塘里淹死任何人。莫里森总能想到一些不合时宜的比喻。反正他也不会告诉任何人。


他想起冬天的时候湖面结的那层冰。不是很厚,或者说很薄的一层,你能轻易的用什么东西敲开,就又能看到冰面下摆着尾巴的鱼。但那些野鸭,它们却不在那儿了。夏天和春天它们聒噪的喧闹,但到了冬天它们都不在那了。


莫里森想,他要明年和莱耶斯去一趟那个池塘。他们可以坐在池边钓鱼,除了浣熊之外没人会来打扰他们;而莱耶斯有些过于的擅长钓鱼。又或者他们可以在那里架一个烧烤架,脚边篮子里扔满了串过食物的竹签。


雪终于见鬼的停了。



他们在来年春天放弃了直布罗陀的一个分站;智械攻破了防火墙一举侵入系统,网络上的病毒传播的比尸体造就的胜利快的多了*注2。为了保证病毒进一步传播,他们把它困在那个局域网里,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但次日传来的是中心机房被炸毁的消息。来的太过不可预测和出人意料,他们抵抗了三日,数据库和办公楼接连失守;莱耶斯飞过去处理此事,莫里森当时在波多黎各,前一日刚参与伞兵突袭,他们失去了五个人,余下的人皆在医疗翼做短暂休息。


他们只全息视频了五分钟,莱耶斯唇边的胡子开始有点张牙舞爪的趋势,而莫里森失去了他的一部分头发,他们嘲笑对方的发型和相貌,直到莫里森说,“我又看到野鸭子了,莱耶斯。我们营地往南几英里处的那个池塘。” 


莱耶斯看起来不置可否。但他至少没有出言嘲讽。


莫里森没再说下去了。他的止痛药起作用的时间比普通人少至少一半,他要趁着这段时间再小睡一会。莱耶斯能透过屏幕看到女医生的金发。她高跟鞋踏地的声音越来越近。莱耶斯看着莫里森冲他点点头,伸手挂了电话。



莫里森第三次对莱耶斯提起那群野鸭子是在战后。莱耶斯看起来像是阴郁和放松的矛盾混合体。莫里森说不上来。像是他更难理解他却又和他走的更近。他们共享一间卧室,除去那些暗影守望任务和莫里森的出差;他们几乎共度大部分的时间;但也似乎更难以接触到他的心。某种薛定谔式的沉默。没有人涉及这个问题就不会出现结果,在那个可能是“我们把问题解决了”或者“我们谈崩了的”两个未来可能之间莫里森和莱耶斯一同选择沉默不语,似乎在尽可能拖长当未来可能坍塌至一个特定宇宙的时间。他们亲吻做爱,直至两个人都困倦不堪。


莫里森在另一个冬天对莱耶斯提起了那群鸭子。


他想起那群鸭子,一个不真切的臆想:冬天;不是太冷但也足够让这些绿头白颈的带翅膀生物飞离此地。但在他的臆想里它们就在原本的巢里,雪盖在它们身上,它们灰色和褐色的羽毛上。那些绿色的脑袋从雪花里冒出来。鸭子去哪了?他想。它们就在那个池塘,就在它们的池塘。


他对莱耶斯说,我们应该去玉米田看看的。我跟你说了好几年。莱耶斯点点头。他把文件夹合上,放回桌旁的柜子里。


他站起身,接过了莫里森递来的咖啡。


注1: 这篇文的梗,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来自catcher in the rye,就是Holden反反复复提到的那几只公园里的鸭子(

当然啦,r76这两和holden此人没有一点关系x

注2: 这里说的尸体blablabla,可以想象是poi里samaritan类型的x也就是有能力造成高杀伤(咱们不去想执行人这个部分,其实就连TM发出的高分贝声音(根妹那段)造成的那种伤害可以杀人(。并不是很重要啦x

注3: 终于看完Catcher in the Rye我简直身体被掏空(((。搞一搞cp治愈自己x 这本书有毒(

评论(9)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