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静待落日 (R76/守望先锋全员)

题目:静待落日/Waiting for the sun-set

配对:R76/76R 无差

原作:守望先锋(电子游戏)

作者:valkyriered

授权:见微博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897519

简介:杰克在慢慢变老,然后突然之间,他就真的老去了。

译者注:这篇文太美了。特别美。英雄,世界,心态,自我和死亡。一切bug在我,一切美好在原作者。


他清晨醒来,发现自己竟下不了床了。


当然了,以前也曾有过这样的日子,在出任务的时候被子弹击中,只得依靠天使和止痛剂。但这次,这次和出任务毫无关系。实际上,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过任务了。近来,他只安心的坐在指挥室里做文书工作,通过摄像头和耳塞了解前线特工的状况,坐在温斯顿曾坐过的椅子上。


这一切都起自射入他大腿里的一颗子弹,天使温柔,平和的对他说,他不应该再出任务了。她挑出子弹,告诉他他不再如以前一样快速又强壮,是时候让年轻人顶上去了。倘若他再不停下,迟早会变成一个负担。


所以他听从了意见。接受现实花了一段时间,站在机库里,眼睁睁的看着其余的守望先锋队员依次上了飞机,而他只站在那里,对他们挥手说再见,毫无作为的,手里握着一个盛满咖啡的马克杯。但他没让自己闲下来,训练新兵,告诉他们该如何正确的拿武器。他学会了如何修电脑,他和温斯顿一同呆了几个小时,搞明白了一个任务进程。他给他们准备晚餐,他们又累又脏的从战场上回来,跳进自己的座位开始狼吞虎咽。他因无法与他们共同出征的愧疚而内心灼烧。


而这一天,他下不了床了。他嘟囔着,试图把自己撑起来,但他的肌肉不愿合作,他的腿动弹不得。他试图晃动脚趾,但什么也没发生。短短一瞬他有过恐慌:我被困住了吗?发生了什么?但他很快做了他应做的事情——手指摸寻着床头柜上的通讯器,他给天使打了电话。





不多时她就赶来了,冰凉的手指抚过他的腿和膝盖,轻柔的问他他是否能试着动动脚趾。什么也没发生,他看着在她能重新拾回自己冷静面具之前无法抑制的流露出的那声叹息。“我很抱歉,杰克。” 


他耸了耸肩。这迟早要发生的。“我快死了,”他笑说,“我只希望加比能在这儿。” 噢,他多希望此刻加比能陪在他身边。他希望能与他一同死去,尽管他年轻时曾幻想过,他们年纪轻轻就共同死在战场上的场景,手里还握着武器。


“我们可以给你装上假肢的,我们可以——”


杰克挥了挥手。这没事的。实际上,死亡这个念头已远不如他年轻时那般吓人。他很累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都这般疲惫。超级士兵项目已给他带来超乎寻常的漫长的生命,他没时间去接受一条新的腿了,没时间去忍受那些治疗。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完全康复了。


他床边多了一副轮椅,天使教会他要如何使用它。最难的那部分是当他看见旁人见到他的时候的那幅面庞,所以他试着躲开大家。直到温斯顿逮住了他,批评了他一顿。“他们需要你,”温斯顿生气的告诉他,“躲着他们一点用的都没有。”


“我知道,”他说,抬起手去调了调他的目镜。尽管戴着它,他的视力依旧在渐渐消退。


给队伍做晚餐变的越来越难,但他尽了全力。塞特娅,出乎意料的善意,为他做了一副适合在灶台旁工作的轮椅。他试图对她说声谢谢,但她摇了摇头,面颊绯红,告诉他这是她能为他做的最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她欠他的太多。她把他带到射击场,给他展示自己能完美的射中靶心。


哈娜越来越粘人了,但他觉得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轮椅不断的提醒着他他不过是一介凡人。她从各地战场上给他带回小东西——小装饰物,纪念品,她骄傲的把它们拿到他跟前。她也在慢慢长大,但电影之夜的时候她依旧会偎在他身边,任凭他抚着自己的长发。天使跟他说过她正和卢西奥眉目传情,他花了整一天晕乎乎想着,她不再是个孩子了。他想着是否有一天他会牵着她走向婚礼圣台。他想着自己是否能活到那一天。


日日夜夜,他怀念着加比。他现在有太多的空闲时间,他会翻开守望先锋的老照片,手指抚过每一个人。这些照片太老了,碎成一片一片,他专门去买了相框。他拿着照片,细细的看。他坐在走廊里望着海。倘若他死去了,他大抵也会遵从习俗。


他开始给别人讲故事了。安娜翻了个白眼,大笑起来。但实际上整个守望先锋都是他的好听众。(更不用说他讲的那些故事有多棒了)。他讲着笑话,不正经的讲着他曾经的经历。他用自己过去犯下的错讲着警示故事。某个晚上,他喝的很醉,给他们讲了那次瑞士基地爆炸的故事。关于他是如何双目失明的爬出废墟,颤抖着摸索着加比但却一无所获。他以前从没跟别人说过这些事。当他讲完故事的时候,莉娜抽泣着,天使温和的建议大家都应回去睡觉。


岁月也在莉娜身上留下了印痕。奇怪的。有时候她一如以往一样美好年轻,有时侯,杰克发誓他能看见她脸上的细细的皱纹和笑纹。它们消失,又出现,但偶尔,当她从战场上回来,他会惊讶的发现她竟看起来老了整整十岁。他很担心她。但当他问起的时候她却对他说一切都好。甚至天使,看起来从不曾老去,眼角也开始有了皱纹。他问起她,她说她虽然可以阻止它们的出现,但她却想变老。尽管外表看不出来,她的内里也早已倦怠。他们安静的坐在一起,两个老士兵。


他们经常谈到加比。死神的幽魂消失了。尽管总有些流言说他的灵魂可能归去何处,但杰克却无比确信他已经死了。他什么都没说,毕竟心知就好。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相信来生,但他现在只需想想他可能可以再见到加比就能感觉舒服些。“我想他了。”他对天使说,几乎每天都说。她悲伤的微笑,把旧照片从他手里抽走,建议他吃些什么,他已经一段时间没有吃过东西了。


他确实牵着哈娜把她送进了婚礼现场。婚礼不大,很私人,卢西奥明亮的微笑足可以亮瞎所有人的眼睛。在他们交换誓言的时候他流泪了,无声,满足,没人看见在他的目镜后面泪水是如何顺着脸庞滑落下来。他现在时刻都戴着目镜,他自己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婚礼过后他们一同吃了蛋糕,哈娜和卢西奥前天晚上一同烤制出来的一个巧克力大山。杰克吃不下多少,但他确实觉得这做的非常,非常,非常棒。哈娜和杰克共舞了一曲,尽管杰克坐在轮椅上,但他们尽力了。他很快就让出了位置,好让卢西奥能牵着他的新娘一同跳舞。


安娜也老了。她告诉杰克倘若法瑞尔胆敢在家族里面结婚她绝对会见鬼的宰了她。(尽管她也告诉杰克,在更私人的场合,她说她也很希望在死前能见到一个孙辈子女)杰克没有说话,他们都心知如果哈娜和卢西奥有了孩子,整个基地都会宠他如自己的骨肉的,法瑞尔也是这样长大的。


他的手开始时不时的颤抖。最初这并不明显,但最后严重到他甚至无法使用键盘。温斯顿把自己的那个特制键盘给了他。天使帮他做了金属手套以抑制他的颤抖。全世界都因守望先锋研制残疾人辅助产品的超乎寻常的速度感单惊讶。


莱因哈特去世了。猝不及防的。死在睡梦里。根据他的遗愿,他们焚烧了他的尸体,把他的骨灰洒进基地外的大海里,海浪冲刷着峭壁。禅雅塔,队伍里唯一一个真正的教徒,轻声说了几个词。简明,美丽。可杰克到最后却没能记住它们究竟是什么。葬礼上他没有哭,他笑了。很快我就又会见到你了,老朋友。


他很高兴,至少到最后,他还能拥有思考能力。他向来厌恶死前的那段时间大脑混沌不清。(尽管他的记忆力已所剩无几)。他不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会。他再没有力量去做饭,去执行任务。他告诉了天使这些,他问她他是否应该去什么地方,去个随便什么他亲戚的家里,让他们在他最后的日子里照顾他。天使立刻打消了他的念头。“我们就是你的家人。”她告诉他,“你的离去只会深深伤害我们。”


所以他留了下来。端起食物变的越来越难,他的身体变的支离破碎。疼痛从未停止,就像是以前留下来的那些老伤口都决定同一时刻发作一样。下雨天是最糟糕的,这种时候他通常会一整天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热毯裹着他的身体。倘若不需要出任务,源氏和哈娜会陪在她身边,玩玩电子游戏或者看一会电影。哈娜会烤一些爆米花,然后投给他吃。他想她一会会是个好妈妈的。


杰克作为见证者,眼睁睁的看着这世界在他身边变幻风云。安娜退休了,到处找人麻烦,但很快她给自己找了个军需官的工作。半藏戴了一个特质耳麦,老狙击手就通过通讯器把自己会的一切东西教给他。守望先锋招了更多的新兵,弥补杰克,安娜,莱因哈特退伍的空缺。杰克,不再教新兵如何射击了,他把这活留给了麦克雷。他只坐在一旁,看着杰西温和的纠正新兵们的错处。他心想着,加比会很骄傲的。


加比。


他没想把这个名字说出来,但他想必这么做了,因为哈娜望向了他。“你刚说了什么吗?”


“不,”杰克摇了摇头,笑起来。“不,我只是累了。”


“你想回你的房间吗?”


“没事,”杰克说,“我想我还可以多呆一会。”



译者注:我在翻译大锤死亡和旧照片那段的时候泪目……




评论(36)
热度(593)
  1. 末子桀勒SnBerry 转载了此文字
    泪目:-(
  2. Grief.SnB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