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Bad Sun(麦藏,第三章第三更)

配对:杰西·麦克雷/岛田半藏

原作:Overwatch(video game)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13585/chapters/17079496

作者:sassanids (albion)

译者:我

授权:见第一更 第一更 第二更 第三更 第四更 第五更 第六更 第七更 第八更 第九更

分级:Mature

简介:暗影先锋特工杰西·麦克雷被遣去刺杀一位神秘的刺客。有几件事他知道将会发生,但爱上他绝不是其中一件。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慢热

注释:开学忙成狗……一边要翻稿子,一边还有一篇超级喜欢的R76(。每天晚上翻几个字攒了2k发上来,托比昂副本结束杰西就要去攻略哥哥了……另外作者终于(。 po了第四章。


“我猜我确实如此,”他最后这样回答。“操,我不觉得我还能有那种感觉了,再不会有了,对这些我见过的东西我都不会再这么想了。但,是啊,或许我确实。这样是不是……太不专业了?”他盯着徐徐冒烟的马克杯,看着木槿花瓣在茶杯里毫无目的的漂着。


安娜没转过头,但轻声用阿拉伯语说了几句话。麦克雷凑的近了些。“什么?”


“倘若你心无所眷,你将很快失去失去一切。” 她翻译道。


“阿拉伯谚语。”


“我不确定我能完全听懂。”


她转过身面对着他。“喝完你的茶,亲爱的。你很需要它。”


他顺从的在她的注视下喝完了茶,待他放下杯子后,她给自己的茶杯重新添满了杯,茶壶空了。


她朝着茶杯点了点头,现在液体的颜色更深了些。“你泡的越久,味道和颜色就变的更重。我觉得有的时候这就是我们在守望先锋的工作状态。一年年过去,我们对自己了解加深,我们间有了感情,我们在全世界留下痕迹。听天由命吧,积极的那种。但——她冲他悲伤的笑了一下。“如果你一直泡着茶叶,味道终将变的苦涩异常。”


杰西笑了笑,一个破碎的表情,他们都心知她不会相信他说的话。


“你是个好人吗,杰西•麦克雷?”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他震惊的眨了眨眼,“我不……我,呃……”


突然间铃声响起,安娜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啊,肯定是法瑞尔。我跟她说过我会给她打过去的。”杰西笨拙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因腿伤疼的呲牙裂嘴。“那我就先离开了,女士。感谢您的茶与这场谈话。”他差不多走到门廊的时候听到了她轻声叫他名字的声音。


麦克雷没有转身。“女士?”


“等你想清楚了,跟我说说。”

 



三天之后他同一位守望先锋医疗组的护理人员一同登上了前往贝尔格莱德的飞机。这位护理人员是个年轻富有魅力的女子,介绍时说自己名为莱安娜,加西亚。(“是的,莱安娜,出自那个老的可怕的电视剧。我父母爱死了那个剧。”),对或许能同齐格勒博士一起工作的机会,还有终于见到了名声远扬的麦克雷而喋喋不休,哦,运气!


杰西只礼貌的点点头,跟她讲了几个自己早年刚加入守望先锋时的任务,逗乐了她。这些任务都不曾有过公开纪录。幸运的是他们并不需要飞很久,于是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大口吞食西瓜片和隔着绷带挠自己的大腿上。首席工程师林德霍姆在他们落地后遣来了悬浮车以做接送。杰西以前从未来过贝尔格莱德,但车窗为了安全需要颜色极暗,也看不太清外面的景色。不知为何莱安娜被他的阴郁心情传染了,所以到安全屋的一路上她都未发一语。安全屋是栋中规中矩的房子,地下室改建成了工作室。


托比昂•林德霍姆是个意志坚定的小个子男人,且大部分时候都从不动摇。杰西在丢了一只手臂之后很喜欢同他一起工作,工程师会把设计图通过安吉拉发给他,都是设计的极精致的假肢,不但可以应付作战时对力量的各种需求,也运作灵敏,满足了他作为一个神枪手的需求。安吉拉拿走设计图,开心的告诉他这个设计极有可能成功。待她把他的神经系统和机械部分连在一起之后,托比昂的设计鲜少出过岔子。


麦克雷对其印象深刻。他后来给托比昂发过讯息,问他是否有可能把这弄成拉丝金属雕刻的设计,而工程师乐于行事。他对托比昂印象更深了。


这位工程师正坐在摆着乱七八糟的工具和绕线的工作台边,半杯咖啡就放在肘边,看起来下一秒就要被推到地上。莱安娜紧张的站在门边,看着杰西大步走下楼梯。


“托比昂!近来如何,老家伙?”


托比昂抬起头,笑了起来。“杰西!见鬼,你看起来挺不好惹的啊,孩子。”他打开双臂欢迎他们,麦克雷和莱安娜惊恐的看着那个咖啡杯掉了下来,砸在混凝土地板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托比昂瞥了一眼。“啊,别担心,那玩意反正也冷了。好啦!给我看看你的胳膊,孩子。发生了什么?”


“正常的损伤,你知道的,” 杰西说,打了个手势让莱安娜进来。“这位年轻的女士是莱安娜小姐,医疗部的,暂时帮安吉拉干干活。因为她现在还在新加波。” 


“是的,”托比昂说,“整夜缠着我不让睡觉,问各种关于机械化器官移植的问题,我说,’见鬼,安吉,你到底需要我干什么?我是个设计师,一个制武器的人,不是个医生!我对人的器官鬼都不知道!’ 然后她就神神秘秘的问了我一些关于合金的事儿,我完全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一团糟。”


最后那句话是对莱安娜说的,她正礼貌的微笑着,握了握托比昂的手。杰西看见她因托比昂大力的抓握瑟缩了一下,发出一声鼻音。


“现在,”托比昂说,坐回凳子上,“让我们来看看你对我的宝贝都做了点什么。” 


“这不是你的宝贝,托比,”杰西说,“这是我的手臂。”


“你的手臂,我大脑的产物,我是唯一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人,所以你最好现在坐下来,让我和莱安娜小姐看看我们该怎么修它。” 


“请就叫我莱安娜。” (Just call me Lyanna, please.)


接下来的无趣的几个小时里托比昂都在调整内部排线和细小齿轮,杰西把那些废料揉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对着托比昂的头扔了好几次,完美击中,工程师大概被他烦的不行。莱安娜则看上去完全沉浸在他的精细工作里,不停的说着这有多像齐格勒博士做手术时给人的感觉。


托比昂笑起来,说:“应该更好,毕竟这儿既没血也没必要担心他们会不会死掉,”于是姑娘不再说话。


终于,莱安娜可以帮他把胳膊装到他的手肘上了。每次与神经相连数据线的时候伴随的都是嫉妒痛苦。麦克雷咬紧牙,冲莱安娜挤出一个狰狞的笑,因疼痛而吞咽。托比昂从他的工作用围兜里扯掉了一个不知哪来的恶心的皮革制品。


“想要什么东西来咬着吗,孩子?”


“不,”麦克雷笑了笑,暗自咬住口腔内部,“我挺好的。” 他宁愿咬着自己舌头也不愿意咬着什么别的东西,说实话。整整四十五分钟痛苦至极,杰西真的非常需要好好冲个澡,换件衣服。莱安娜担忧的看着他。


“你还好吗,麦克雷特工?”


“我很好,只是需要去休息一会。早上我还得去赶飞机。”


“还有更多的暗影先锋工作,哈?” 托比昂插了进来,他终于拿了把扫把过来开始打扫狼藉的地面,“或者,啊,大概我不应该提到这个?”


“暗影先锋?” 莱安娜问道,同一时间杰西说:“托比你他妈的——”


他们一起停了下来。托比昂抬起头,“好吧,fuck me.”


杰西翻了个白眼。“暗影先锋是…啊,好吧,我们帮守望先锋做一些更精细的活儿。但知道我们的人不太多,而且有些人—”他看了托比昂一眼,“该知道什么时候闭嘴的。抱歉,莱安娜。”


“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她飞快的说,拳头抵在胸前,真心实意的真诚。“我保证。”


麦克雷冲她一笑。晚些时候他还得跟指挥官莫里森说一声她已经知情。他们不能冒一点暗影先锋被广为所知的风险。守望先锋会给她一个不错的交易:一大笔钱,莫里森会让她随便挑个想去的医院工作,但她没法继续在安吉拉手下工作了。他暗自咒骂托比昂,说话不经大脑的瑞典工程师,“我得去睡一会了,”他嘟囔着,走过他们,“卧室在哪?”


“楼上有一间屋子,左拐第一间,”托比昂回答,“你的行李箱就在隔壁。你拿了第二好的床,因为我睡了最好的那张。”


评论(2)
热度(48)
  1. 丁呵呵SnB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