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6R]关于帽子和吉他 (一发完的甜饼/无差)

配对:士兵:76/死神 (无差)

分级:PG-13

原作:守望先锋

注释:没有记错的话是多拉多地图上的一个彩蛋(? 出现了瑞破的帽子&吉他,一切锅在我。


“杰克,” 宋哈娜说,声音听不太清楚,“我给你拿了三明治。” 


他应了一声,韩国女孩从楼道上走过来,头发湿漉漉的,睫毛上还挂着水。“外面雨好大,”她这么说,把餐盘递给一整日未出过房门的老兵,“你应该出去看看的。” 


不,他这么说,嘟囔着,又抽了根雪茄;你去玩吧。


这是浪费生命。宋哈娜这样对麦克雷说,牛仔嘴里叼着烟,正打量着小酒吧的布局:“你就让他在酒店里发霉吧。” 


他们身处多拉多,一个狂欢日,一次任务结束后的“我们再多呆一天好不好,杰克?” 的请求。莫里森破天荒地的答应了她,又或者是因为他从来不擅长拒绝这样的宋哈娜,或者是他着实不愿身上似乎还沾着血腥和机械机油混在一起的味道,就要匆匆忙忙的赶回总部。


另一个原因是宋哈娜选的这个酒店。它不大,立于居民区后的一个街区的某个位置,前台招呼他们的是个墨西哥人,身上溢着一种烟草的味道。莫里森从不曾见过此人,但他却见过这间酒店。酒店;这个称呼对这家小客栈来说还是客气了些。


他就着燕麦酒吃下韩国女孩给他拿上来的三明治。不错的金枪鱼、有待提高的番茄新鲜度。他记得的东西不多了,他站在窗边回想自己上一次来此地时吃的东西,而脑中竟连一个模糊的印象都没有。他曾如此迫切的希望能忘记过去的细节,现如今试图找回记忆变的困难至此。


但他喝下第一口燕麦酒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混着烟味的酒精击中了他。他说不出个大概,来自过去的熟悉感像针尖一样戳着他的心。士兵76;指挥官;杰克莫里森。



他冲了个澡,换上一件还带着干衣机味道的衬衣。头发上滴着的水在他走过的地板上汇聚成一个个小水潭。22:15;楼下客栈吧台里传来一阵响声,他套上一件外套,溜出了房门。



雨小了很多,雨声断断续续,莫里森犹豫数秒决定不出客栈大门。他下到一楼。客栈大堂,传过铺着厚地毯的走廊是吧台,宋哈娜大概在那边点了一杯鸡尾酒;他真切的希望她不要喝醉。他绕到大堂后面,一间客栈老板自己开的商场;包括了超市和纪念品。他漫无目的的在小铺子里转着,本来应该是收银台的地方堆满了杂物,风扇转动的声音和雨水混在一起。


“先生,我能帮到您什么?” 


声音来的猝不及防。莫里森不会承认自己可能被吓到了而下意识的去摸腰间的枪,他扭过头,看到一个人影正费力的挤过大大小小的盒子箱子朝他走过来。


他——待那人走到货架之间的空地上——这就是那个莫里森上次来此处见到的老板本人;他没有变过的啤酒肚,头发由黑色变的花白,发际线后退,露出满是皱纹的额头。


“随便看看,” 莫里森说,没再继续打量他。


墨西哥人没有说话,他斜靠在收营台上注视着莫里森,看着他穿过一排排货架,走的很慢,似乎这些随处可见的商品真的有那么值得细细观察一样。


莫里森忽然停住了。


小超市的角落摆着几盆植物,在靠近收银台后面的一排架子上挂着一个阔檐草编帽。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风扇吹过来的时候这帽子就不可避免的颤着,片刻之后又趋于平静。莫里森眯起眼睛看着它。

“我可以看看那个帽子吗?” 他问。


墨西哥人可能是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但不管怎么说他绝对没有将自己对犹疑表现的多么明显。只顿了顿,用着他带着口音的英语说:“稍等。” 


他隔着台子,倾身向前,踮着脚把那个帽子拿了下来,莫里森走过去把它拿到了手上,“老东西了,先生,几十年的老东西了,” 老板如是说,靠坐在柜台上。“ 大概是很早之前某位客人遗落下来的东西,我得说至少也有二十年了,估计再等不回把它落在这里的那个人。一直挂在这里当装饰用。” 


莫里森点点头,转动着草帽,以鼻音作为回答。他不确定自己的记忆是否出现了偏差,但又不愿放过丝毫的可能性;直到客栈老板忽然又开口:


“我没记错的话同这个帽子一起的还有把吉他。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是不是?也不知道那把老东西还能不能弹。您瞧,不扔这些旧东西,全屯起来固然难以整理,但有时候还是有必要的,对吧?” 


莫里森抬起头,他看到墨西哥人眼角的皱纹,他藏在胡子下的嘴唇和纹路很深的嘴角。“是啊,” 他回答道,“可以帮我把吉他拿出来看看吗?” 




“莫里森。” 


他无须回头,那股声音太过沙哑,而他也不愿扭头去看那团飘在空气中的黑色烟雾。他擦着自己的头发,庆幸在出浴室门前披上了浴袍。


“我很久没听到你的消息了。” 他如是说,径直走到桌边。他新买回来的破破烂烂的帽子不能更显眼的挂在衣帽架最上面,那把不知道还能不能调准音的吉他摆在墙角。他绷紧了肌肉,慢慢转过身。


莱耶斯——一个人;而非一团升自地狱的烟雾,坐在他的床边上,穿着黑色的长外套。莫里森确信他那两把霰弹枪一定藏在他大衣里某个罪恶的枪套之中,但他既没有带面具,大抵说明他的出人意料的拜访并非以一场打斗作为目的。


“我看到了麦克雷那个小子。” 莱耶斯说,“买了烟,晃进了这个小酒店。” 


“还有哈娜?” 


“还有宋哈娜。” 


沉默无可避免,莫里森说:“我们只在这里多呆一天,” 他没有期望莱耶斯会做出任何回复。


他确实没有。莱耶斯说的是:“ 你买了顶破帽子和破吉他。” 


莫里森扬起眉毛。“你的东西。” 


“不再属于我了。就连法律追诉时效都过了。”


莫里森顿了顿,他朝莱耶斯走近了两步,深色皮肤的男人的呼吸轻不可闻。“你会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现在它们是你的东西了。” 罔顾他的问句,莱耶斯错开了目光,越过莫里斯看向他的身后。


莫里斯没有说话。他又走近了几步,直到他和加布里埃尔• 莱耶斯之间几乎没有距离,“我打算把它们放到陈列室去。” 


“那你准备给它们贴上什么标签?” 


“什么都不贴。莱耶斯,你会跟我一起回去吗?”他又问了一次。


“那是明天再说的事了。” 莱耶斯在亲吻他之前这么说到。


注:飞机上晕晕乎乎的2k字。

评论(5)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