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Unremembered (R76R/谍影重重半au)

配对:Jack Morrison/ Gabriel Reyes (斜线在出现性描写之前无意义)

原作:Overwatch 

注释:谍影重重的梗,保留ow设定,只加入莫里森于爆炸事件后掉入智利外海域失忆。莫里森的视力会慢慢恢复。


你可以像俄耳甫斯那样与阴间对峙,重新夺回并带走你幸福的图像、快乐的形态,只是早已不再有神明怜悯的归还我们失去的的,只有一种盲目的偶然,踩着醉鬼的步子,歪斜的为我们勾出生命的愚蠢方向

                                                                         塞尔努达《奥克诺斯》

 


莫里森眨了眨眼睛。痛觉从四肢末端顺着他的血管皮肤肌肉盘旋而上,他看不清东西。眼前是灰茫茫的一片,就像是雾霭遮住视线。事后他或许会意识到这不过是心里作用,因他此时确实双目彻底失明。他摇摇晃晃、颤抖着伸出手想抓住什么。


他又晕了过去。



他在颠簸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颇为坚硬的小床上。涌入心里的究竟是对于身在何处的疑虑还是思索先前发生了什么已未可知。他下意识的去摸他的枪,手指只碰到床头柜的棱角,年旧未修,已磨的圆顿;他看不清---他看不见任何事物。他想要坐起来,臀部压向床垫,大腿上未痊愈的枪伤立刻张牙舞爪一般的提醒他自己的存在。他叹了口气,坐了起来。


他闻到富裕的海水味,咸湿的空气灌进他的身子;他闻到酒精混着面包的味道,些许已经不那么浓烈的雪茄和药品的味道。他走不动路;他固然可以不顾那枪伤的疼痛坐起来,却没法抵抗住肌肉抗议的颤抖,站起身走动。他静静地坐着,直到意识到这是徒劳的对自己的折磨,再次躺回了那张小床。


对一切的不确定性让他睁着双眼,无神而无用的盯着不知何处。




船长走进来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风,阴冷的船舱下空气被卷起,扑向莫里森的脸。他失明的眼睛跟着听觉传来的讯息紧跟着那个他并不能看见的,蓄着大胡子的消瘦的男人身影。船长走进来,用西班牙语说了几句话,声音有因为长期吼叫而造成的显而易见的沙哑。莫里森扶着床板的手抽搐了一下。他撑着自己坐起来,又被船长快速的扶了下去。


现在他在用英语对莫里斯说话了。


“我在圣安东尼奥港口以东的海域捡到的你。一处枪伤。医生帮你动过手术了,”他口音不重,那声音堪堪悬在莫里森头顶的左方。他恨透了这种不确定性。


“我们会在下个港口把你放下来。帮你拿了点清水和面包。不过,”他顿了顿,莫里森猜他冲着某一方向努了努嘴,而后才想起他并不能看见---只是猜测;船长继续说着,“还有一杯酒。医生会每天给你来上药,当你能站起来之后欢迎去甲板上走走。” 


“谢谢。” 莫里森回答。声音如 磨砂纸一般粗粝。


他发现自己其实听得懂西班牙语的。




并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总之想到哪里写哪里……一切随缘……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