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Bad Sun (Chapter2 中)

配对:杰西·麦克雷/岛田半藏

原作:Overwatch(video game)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13585/chapters/17079496

作者:sassanids (albion)

译者:我

授权:见第一更 第一更 第二更 第三更 第四更

分级:Mature

简介:暗影先锋特工杰西·麦克雷被遣去刺杀一位神秘的刺客。有几件事他知道将会发生,但爱上他绝不是其中一件。

警告:详细的暴力描写

译者注:剧情超级赞的正剧!熬过这个开头下一更两个人就可以见面了(finally……)


他喝了一小口波本酒,试图把自己伪装成某个集团的成员。他目前的伪装身份是康奈尔的一位建筑学教授,也意味着他必须假装自己看起来特别聪明。他的邀请函,是他优雅的从一位真正的教授那里借来的,而这位教授名唤 威廉姆·麦克唐纳的教授,现在正待在阿尔及尔的某间安全屋里。

说实话,麦克雷对建筑学见鬼的一无所知。他是那种先开枪再问问题的人。但他倒是特别擅长瞎扯。

他在看到一位年轻女士慢慢走近吧台旁的时候放下了酒杯。她有着深色的皮肤,穿着费斯卡白灰紫三色制服。她头发很长且漆黑如墨,飘逸的披在脑后。她左臂上带的手镯看起来像是锭银制作,上面细细点缀着水晶。

她点了单,用的是杰西根本没打算尝试去理解的飞快的阿拉伯语,然后她转过了身,等待她的饮品,双臂环在胸前,看起来颇为严肃。杰西丝毫不掩饰自己盯着她手镯看的目光,然而她却迟迟未发现他的注视。

突然间,她开口了。声音清亮严肃。

 “你在这儿做什么?”

杰西惊的差不多要跳起来;“呃,女士您好,”他想去轻轻扶下帽檐以做示意,但随即想起它现在根本不在他头上,而是正开心的和他平素乱糟糟的衣物一块躺在他守望先锋基地里的床上。他只得把已经抬起来的手插入发间假装在理头发,听见耳麦里的卡森探员小声的哼了哼。

她皱了皱鼻子。“美国人。你可不是费斯卡的雇员,要不我认得出你。你肯定是第三方的某个成员,但你既不像一个外交官也不像是搞科研的人。所以,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

她语调平稳,但杰西能听见其下暗含的意味。酒保此时递了一杯加冰的柠檬茶给这位女士,而她长长的喝了一口饮品,没去看杰西的眼睛。

 “麦克雷,”卡森说,“我意识到你现在不能就这么大声说出你的名字,但别担心,我们正在调查她。我们马上会给你一个新身份的。

“在那之前,”拉瓦鲁德突然插了进来,“时刻警惕,我不相信她。”

 “我等着呢。”女子又说了一遍,杰西意识到他刚刚大概就这么直直的站在,脸上一片空白。

 “呃,我是麦克唐纳教授,来此康奈尔的建筑系。”

她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对于一位教授来说你看上去也太年轻了点儿。而且说实话,我相信连都不能相信你刚刚说的话。”

杰西的手臂摆出一个放松的姿势,“啊,好吧,被你发现了。我不是康奈尔的人,我甚至不是个教授。”

 

“麦克雷,”拉瓦鲁德带着警告的意味说着,“你在干什---”

 “我实际上,”杰西挥了挥手,“我只不过是个从墨西哥大学来的建筑系学生啦。”

 

她看起来面色茫然,麦克雷不得不暗自感谢他的阿尔布开克市*(美国新墨西哥州一城市)

 “阿尔布开克来的,”他说。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现在她听起来却是十分感兴趣了,杰西浅浅的喝了一小口波本酒。上帝,这玩意真棒。只可惜他今晚只能喝这么一杯。

 “怎么说呢,我不打算就这么泄密,所以我只能告诉你我 有些真的很不错的线人。换句话说,那位真正的麦克唐纳教授,我在研究生院里碰到了那位老先生,他本来打算参加这次见面的,但就前一晚生了重病,然后他说我可以拿走他的邀请函。这人真心不错,多慷慨啊。”

他一口喝尽他的波本酒,听着耳麦里的拉瓦鲁德长长的叹了口气。

女子只是长长的盯着他,于是杰西投以他最灿烂的撩人笑容。“而我该怎么称呼您,……女士?”

 “我名为塞特娅·法斯瓦尼,我是建筑学院的一名学生,我们那儿最顶尖的学生之一。”

 “让人印象深刻,”杰西答道。“我听说那儿有些真的非常酷的技术。”

 “是的,他们确实有,”她慢慢的说,麦克雷顿了顿,意识到大概从她身上套不到什么有用信息了。

 “她说的是真话,”拉瓦鲁德说,“塞特娅·法斯瓦尼,目前就读于建筑学院,尽管年纪轻轻却以是他们最优秀的学员之一。噢,她才十八,所以别说些不该说的话。”

 

 “麦克雷特工,你的三点钟方向。”卡森忽然打断了他,“我强烈怀疑那群人是岛田氏族的人。里面肯定有岛田他本人,尽管还不能确定那个是他。”

杰西假装在看他昂贵至极的手表,眼角余光偷瞄着门廊上站着的四位身着正装的男人,他们不着痕迹的对塞特娅欠了欠身。

 “好吧, 失陪了,女士。但我还有一个人要去会一面。祝您好运,法斯瓦尼女士。”

她没答话。杰西无声的走向门廊,假装自己正在研究这房间的布局。他必须承认的是这儿设计的确实很不错,尽管他对建筑可谓是一无所知。门廊里摆放着各处昂贵的小装饰物;防弹玻璃后展示着费斯卡公司的尖端技术。地板铺以洁白的大理石,如此光滑,以至于有几位穿着高跟鞋的女士显得步履不稳。三列稳固的柱子撑起一块高高的玻璃板作为房顶,抬起头就能看到壮观的景色:深深墨蓝色的天空。酒吧里站着六位酒保,既有人类也有智械,背靠着一面透明的玻璃墙。透过玻璃墙你能看见外面深绿色的草坪和形形色色安静聊天和走动的人们。再往远处看,透过酒店的石墙和层层树叶,杰西能看到一个人工海湾。灯影袅袅,星星点点。这景色固然醉人,但他却不是来此欣赏美景的。

他是来这儿跟踪这几位违法武器交易商的。

这四位被卡森指为岛田氏族的人看起来确实很像日本人,尽管杰西绝不会仅从他们的外貌就下定判断他们即是岛田氏族的成员。引起卡森兴趣的是这群人的组成:一人站在中间,周围的很显然都是他的保镖。其中二人看起来像砖头似得大个儿,肌肉似乎要爆出西装;军队式发型搭理的很整齐,手臂紧贴在胸前。另一个人,比他的两位同僚身形消瘦许多,但身上绝对带了枪,站在领头者后面几步之遥的位置上。这位领头人肯定不是老岛田他本人:太年轻了,但也有可能是岛田的某个堂兄弟,又或者是岛田他弟弟? 杰西已经扫描过了守望先锋官方述职包。他们都知道岛田家很看重家族继承一事,最重要的几位高层都是岛田血亲。而他们不知道的却是每个人的名字和对应的面孔及年龄。而杰西眼前这位,看起来挺符合描述的。

他看起来和路易十五差不多高,也即他一点儿都不高,但却看起来颇有力量。他肩膀刚硬的曲线,线条凌厉的鼻子和下颚。他的胡子,尽管显然是新长出来不久的,但却修建的整整齐齐,紧贴着下颚。杰西手抚上他自己的胡茬。待他走进了些,他能看到岛田的黑色直发全部向后梳,低低的扎了一个马尾辫。他穿着正装,碳灰深蓝色的衬衣和黑色的领带。他看起来正是那种认定自己是在场所有人之中最为厉害的一人的那种类型。

就是他了。

一群本要走去花园的费斯卡的人此时转向了这新到场的四个人。其中一位是名女子,身着一件让人印象深刻的深红色长袍,配以洁白的流苏,她走上前,摆出欢迎的姿势。她扶住了此队领头人的手臂,杰西看着岛田因这个拥抱而变得僵硬的举动,轻哼了一声。岛田岿然不动,不打算回抱;于是她侧过头在岛田的双颊上轻轻吻了下,而他看起来因这行为极度不适。绝对不要跟这人肢体接触。杰西注意到她附到他的右耳旁,意识到她正悄声对他说着什么。而杰西离他们太远,什么都听不到。

岛田在这个女人终于抽身而退的时候看起来放松了不少,他们走向科技展示柜。麦克雷紧跟在他们后边,倾听他们的谈话,同时尽量保证自己不被人注意到。而这群人正朝着通往客房的电梯处走去。杰西听到了几个词:“讨论,”“上楼,”“更私人些。”

麦克雷思考着他的对策。不管怎么样,他得把岛田和费斯卡的人分开;同样,他还得听见岛田至少说出他们的货物的具体位置,什么时候转移,什么时候接收。守望先锋正盯着他,一旦他把信息搞到手,酒店周围的几个工作点就会迅速出击,拦截运载目标。关键的一点是,杰西只能在搞到信息之后联系大部队,毕竟守望先锋决不能在毫无证据支撑的情况下贸然行动,要不然他们就得对联合国解释个没完了。不管怎么说,仅仅做个跟踪绝对称不上什么出击。

杰西叹了口气。现在,他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儿了:把岛田本人和其他人隔离开。这是计划二,因为计划一只是简单的跟踪整个团体,在暗处窃听他们,而杰西已意识到这是不现实的了。他可绝不是个好间谍。

他只有这两个选择。

在一楼大堂跟着他们倒也挺简单的,他看起来像是任何一个参加聚会的人,可以很轻松的混进人群,但跟着他们上楼而不被发现----困难得多。


译者被大段的描写磨的没有了脾气……下一更就是二人见面,杰西发挥他的天才瞎扯功夫忽悠哥哥了(。当然哥哥也没给他忽悠到。)

有几个段落bug应该蛮多……(疯狂鞠躬。)愿意留下评论感激不已w

评论(12)
热度(59)
  1. 丁呵呵SnB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