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Berry

用来叨叨唠唠

© SnBerry

Powered by LOFTER

【GGAD】feet don't fail now (完结)

原作:哈利波特

配对:格林德沃/邓布利多

分级:NC-17(本章PG)

简介:关于那个夏天

备注:完结


前文:http://requimword.lofter.com/post/42ad10_12728ef4


在众多阿不思从来没有告诉过盖勒特的事情里包括了这么一件——而事实上,阿不思知道的清清楚楚,盖勒特比他还了解自己,也想必对那些阿不思曾自以为藏的很深的秘密了如指掌——他对于盖勒特施咒时候的模样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着迷。


着迷听起来像是一种一时兴起,转瞬即逝的、因为热血冲头而产生的感情,但阿不思知道他对盖勒特施咒模样的感情不是。看着盖勒特施咒——他会一两个无杖魔法,背靠着树干,枝桠垂下的绿色叶片盖在他脑边,盖勒特会注视着阿不思笑起来,念一个飞来咒。这是他们之间的诸多小把戏之一,一些介于少年玩闹和情侣的亲昵之间的行为。但更多的,阿不思心想,站在盖勒特身后,看着盖勒特全神贯注举着他的魔掌想要在林间那株枯死的树干上试试一些新的咒语——他着迷于这样的盖勒特,或是站在他对面三英尺外冲他发射一个个咒语的盖勒特:而盖勒特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盖勒特从没有说过什么,针对阿不思和他荒唐的着迷。或许他曾提及过,以某种独特的、只有他自己能懂,也只有此才能给他本人带来愉快的方式说过。盖勒特不太是个谜语和隐喻的爱好者,但他有时候出乎意料的擅长于此。阿布福斯侧面提到过,阿不思的小弟弟没有胆子,或者说不愿起一场争执,因而很少与他兄长正面谈论起阿不思对盖勒特的那些最好永远埋在这个山谷的情感。阿不思总会找到办法岔开话题,而阿布福斯也没有太坚持。他挥挥手,揉一把脸,让那个关于“哥哥和格林德沃”的谈话就此中断。阿不思为此感谢梅林,他不需要再多一个人来提醒他这些了,梅林在上,他自己和他内心里的那些焦灼的念头就够狠狠蚕食他的了。


但他很少在和盖勒特相处的时候担心这些。更确切的来说,他从不在和盖勒特相处的时候担心任何问题。




风太大了,阿不思根本没法把头发束牢固。它们起先被稳稳束在他脑后,而现在被各个方向来的风吹的不成形状,打在他脸上。盖勒特站在几英尺外,看着被头发裹成一团的阿不思,笑的几乎停不下来。


“阿不思!”他边笑边叫着举起魔杖,而阿不思甚至还在试图在不靠魔法的情况下让他的头发回到它们该去的位置上。但盖勒特已经扔出咒语了,它飞出盖勒特的仗尖,被阿不思手忙脚乱的截断,消逝在风里。


“这不公平!”阿不思吼回去,他堪堪站稳,差点因为盖勒特的突然袭击摔倒在地。他踩进草地上的小坑里。眯着眼睛冲盖勒特丢出不同的咒语,喊声混在盖勒特的念咒声和魔咒相击的声音里,不那么好辨认,连他自己也听的不甚清楚。他们的咒语很快在空中对上了,发出很刺耳的声音,而后带着一种于天空一般的颜色消逝于其中。


盖勒特比他要擅长进攻的多——他说过阿不思畏惧进攻,喜欢使用那些无害的,“伪善的”魔咒:“你在与人交战,阿不思,用那些漂亮的每所学校都交给学生的咒语只除了让你看起来愚蠢的高尚之外一无用处,你不可能就这么击败我的,阿不思。如果你想让我们的练习更有用的话你必须得开始用用禁书区的魔咒,你是知道的,是吧?” 


阿不思知道,他想争论说如果他用好了那些魔咒,盖勒特的那些过于恶毒的咒语被消解也不在话下,然而他确实常常在他们的决斗练习里败落,每一次盖勒特都会冲他大吼,“想想我们一起念过的那些咒语,邓布利多!你得用它们!” 


阿不思用了。在他自己能反应过来之前它就脱口而出,而后划为魔咒从他的杖里射向盖勒特,像是有了意识,主动从阿不思体内挣脱而出似的。盖勒特原先在跑动——他们都在如此做着,绕着一个扇形的圈子跑着以此来避开过于密集的咒术进攻——但他突然停了下来,紧紧盯着那道炸在空中近乎惨白的咒语。他举起魔杖挥开了那道攻击,然后笑了起来。“噢,阿不思。”他说。


但盖勒特没有停下来,他依旧在以一种平稳的、不间断的频率向阿不思发送着咒语。他像是动作变慢了,阿不思甚至能看到他嘴唇是如何翕动着念出咒语的,但他很快意识到是他自己看到的更多了,风声变的嗡嗡作响,那些噼啪的混着风和喊叫的咒语声变的模糊不清,只有他的那根深色的魔杖是清晰的。


盖勒特依旧是盖勒特,他的咒语的颜色与他的发色相近,也与他皮肤的颜色相近。阿不思紧紧盯着他,他喊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快,他看到盖勒特的动作变的零碎又忙乱,为了挡开他每次的攻击,那些嗡鸣声也愈发的大,以至于他的视线也开始被这些无规律的、无意义的噪声占据。


然后他看到盖勒特停了下来,举着魔杖愣在那里。


“阿不思。”盖勒特终于发出了一点声音,他眨了眨眼睛,然后走近了阿不思。


噢。噢。


他被盖勒特击中了——确切来说是阿不思的头发被击中了,那道足以把他撕裂出一个巨大口子的魔咒没有被他完全躲过去,或许是他跑动的不够快,或许是他挥杖的速度太慢,它擦着阿不思的脸飞过去,击在他乱糟糟的还在风里飘着的长发。


阿不思把魔杖收回袍子里,腾出手去检查他烧焦了的头发,右边突兀的断裂了一节,于是长度只到了他的肩膀,和盖勒特的长度相似。




“你差点打到我了。”阿不思说,用手指梳理着他的头发,没去抬头看站在他身前的盖勒特。“如果你打到我的脸的话,你就得在一个小时之内熬出魔药。” 



“我以为你对我的魔药技术足够有信心了,我的朋友。” 盖勒特说,他伸出手握住阿不思完好无损的另一边头发,把发尾缠在自己的手指上。“你不会被打到的。”盖勒特补充。


阿不思侧了侧头,抬起眼睛看着盖勒特的。“唔。”他说。


盖勒特笑起来,把阿不思的头发缠的更紧了一些,拽的阿不思头皮作痛。“我相当确定,”他继续说,看着绕在他小指上的红发,“如果你确实被打中了,你就不是阿不思了。” 


阿不思吞咽了一下,他差不多处理好他的头发了,一个生长咒即可以解决——或是干脆剪短所有的头发,“我要怎么办,”他问盖勒特,对年轻人刚刚的评价置若罔闻,“我要剪头发吗?还是用个生长咒把它变回原来的长度?” 


“你要是问我的话,”盖勒特再走进了一点,他松开了阿不思的头发,它们重新垂在阿不思身前,打着小小的卷,“我一直都喜欢你的长头发的,阿不思。” 


阿不思发出喉音以做回答,“我一直想要换个发型的,人总不可能一直有一个发型,是吧?” 


“还太早了,在你还有这头头发的时候多留一些不是坏事。” 


“嘿。”阿不思笑起来,去推盖勒特的肩膀,“不要以为德国佬就不会秃头。” 


盖勒特扬起一边的眉毛。 




他亲吻阿不思的头发,它们在他的咒语下变的完好如初,长至阿不思腰间,浓密且柔软。他们一同躺在草坪上,阿不思靠在他的身边——他靠在阿不思的身边。“时间还早,”他把阿不思的魔杖从其主人手里抽出来,而阿不思没有做太多挣扎。“我们还可以在外面多呆一会。” 


“你知道,格林德沃,”阿不思突然说,“二十年以后我还是会有这样的红头发,四十年后也是,但谁知道那时候你的这些金色的玩意会变成个什么颜色。” 


“二十年后,”盖勒特慢慢地重复,把嘴唇移至阿不思的手腕,追溯其上轻轻鼓起的血管。“我确实好奇二十年后我们会在哪里。” 


“而你才是那个常常谈起我们未来的人,”阿不思抬起手,在空中做了个手势,画了一道弧线。“魔法,麻瓜,嗯?” 




备注:GG拽下了一小簇AD的头发,它一直呆在他身边某处 


评论(5)
热度(53)
2018-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