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Berry

用来叨叨唠唠

© SnBerry

Powered by LOFTER

【GGAD】Feet don't fail now (上)

原作:哈利波特系列

配对:格林德沃/邓布利多(斜线无意义)

分级:NC-17

简介:关于那个夏天




正文:

阿不思从窗户外面望下去,盖勒特正背着手站在他门口的小路上。他既没有走近敲门,也没有出声喊叫,只弯下身玩弄花圃里低矮的花。还开着的已经不多了,更浓密的绿色取代了它们的地位。


阿不思跑下了楼。






关于这是如何开始的记忆清晰的像是小溪下的卵石。始于接吻——接吻并不陌生,他们曾数次接吻,在邓布利多家里的地下室里,书房里,阿不思的卧室里,也曾肢体相交,穿着薄薄衬衫的身子贴在一起,但会很快的分开,带着一种心照不宣的躲闪。而接吻始于一个在他们看来太过普通的夜晚,阿不思邀请了盖勒特来他的房子里留宿。他对此是有正大光明的理由的:他们一同阅读的太晚,早就忘记了时间,蜡烛快烧完的时候才抬头看了一眼钟,时针是竖直的。“我该走了,”盖勒特扔了一根羽毛在书里充当书签,匆匆忙忙从椅子上跳起来,扯平皱巴巴的马甲,往房门那边跑去。


“实际上”,阿不思很慢的说,他看着盖勒特的背影,然后是盖勒特的脸——他转过身了,带着一种不耐烦的神情。盖勒特总在不耐烦,他嫌这世界迂腐、死气沉沉,动的太老态龙钟,他嫌日子过的太慢。而阿不思实在无法苛责他什么,因为如果他对自己够坦诚的话他会说他迷恋这种不耐烦,正如他迷恋盖勒特的金发和蓝眼睛一样,而他对盖勒特的不耐烦的迷恋可能更过。“已经很晚了,我在想——或许你今晚可以就留在这。只要一个放大咒,或者你可以去睡楼下的客房,虽然那里大半个月没有打扫了。”他吞咽了一下,音节从他喉咙里蹦出来,几乎脱了他的控制。


“噢。”盖勒特说,他的手还搭在门把手上,魔杖夹在腋下。“噢,”他又重复了一次,这次声音变得快多了。“谢谢你,阿不思,这可方便多了。” 他松开了门把手,把魔杖放在阿不思房门边的矮柜上,而后开始解自己的马甲扣子。从领口一路往下。


“你知道浴室在哪里的,”阿不思移开了视线,“你去的时候声音轻一点,别弄醒安娜了。” 


而盖勒特又给了他那个不耐烦又自信的了然于心的笑容。



他让盖勒特先去洗浴,从柜子里翻出了很久没有穿过的浴袍和睡衣裤。它们因为过长时间的被压在层层衣物之下变的柔软和褶皱。他走进浴室,盖勒特用静音咒盖住了水声,阿利安娜还在安睡。“我把衣服给你放在外面了,”他低语。


“我就要洗好了,阿不思,你直接进来就好。” 


在阿不思尚能出声之前盖勒特就湿漉漉的从帘子底下钻了出来,他还没用干燥咒,水让他的长金发紧紧贴在脖子上,一缕一缕的滴着水。阿不思看着盖勒特未着衣履的身子,——这不是他第一次看了,当他们上周去溪边看书的时候他执意要让盖勒特同他一起去游泳,盖勒特起初是抗拒的,但阿不思已经跳进了河里,他的反抗就变的毫无作用,于是他也跟着跳了进来,湿透了的衬衫粘在他的身上。阿不思还记得盖勒特大笑着“这太他妈冷了”的模样,一边手忙脚乱的把衬衫和裤子脱下来扔上岸边。


他们坦然的在溪水里相对,现在盖勒特也毫不遮掩,他抓起毛巾裹起头发,浴室不大,他在往自己身上套那件棉质睡衣的时候手臂还撞到了阿不思的侧腰。


阿不思脱光了自己,跨进浴帘之后。



那个夜晚他们没有做任何越轨的事,甚至没有接吻。阿不思把被子分给了盖勒特一点,德国人看起来要更怕冷一些,被子在他身上贴的很严实。


“晚安,盖勒特。”阿不思点了点魔杖,让最后一点亮光也暗下去。


“晚安,阿不思。”盖勒特回答。


之后的车和情节请走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979790

评论(9)
热度(56)
2018-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