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Berry

用来叨叨唠唠

© SnBerry

Powered by LOFTER

1.2法扎上海首场感想

走进文广的时候基友跟我说;现在我们正式开始做梦了。

(nein,这不是正经repo,是很多碎碎念+感想)

我之前看大悲的时候都没有这种不真实感,太不真实了。30号晚上我去了见面会,坐的很后面,二十一排,几乎看不清人脸,开头的介绍游戏等等环节我都带着一种近乎冷漠的心情去看他们,像是魂不归身似的,直到小米开始唱睡玫瑰,我才突然一下,真的是突然一下,反应过来,我真的要看到法扎了。


去年今日(是的,就是这个时刻)我正陷在飞往迪拜的某架飞机上缩成一团看存在手机里的法扎;再过六个小时我会落地,然后我会在这个机场的某间星巴克里捧着杯贵的要死但又不能不买的焦糖星冰乐刷汤看米。我之前跟基友说我太信这方面的某种宿命论了,我去年这个时候在这个坑里怎么都出不来,今年就真的现场看到了。


2号快到中午的时候我才打完吊针从医院挪回酒店,在酒店里休息了小半个下午之后爬起来洗漱化妆,从30号开始我就几乎没有进过食了,有两天全是靠着点滴撑下去的,1号晚上开始才能缓慢的吃些流质食物。所以进到剧场、震怒之日音乐在耳朵边炸响的时候我整个人发抖的以为自己下一秒就又要进医院。还好胖乎乎凶巴巴的法科洛雷多亲王主教大人拯救了我 

然后班爸爸出来了。班爸爸和糯米姐姐。我当时还叫不出来,只能疯狂鼓掌,于是那个瞬间我眼前就只有掌声和舞台。


班的爸爸很傲气,至少开头这段很傲气。朝主教鞠躬的时候也是浑身上下的傲气。其实之前我不粉班先生的(不,严格意义上来说我没有粉过哪个音乐剧演员,除了去年沉迷小米半个月、17年10月短暂的剧院crush马特),但,真的,他太适合舞台了。糯米的姐姐声音很甜,插句题外话,这次三位女演员,糯米、两位韦伯家姐姐,声音都是有点点沙的。具体一会再说。


没有官录里姐姐跳人偶舞然后被弟弟打断这一出,我觉得删了这段挺好的,本身就蛮没头没尾莫名其妙hhhhh。文广音响非常、非常、非常差,糯米航班几声和声都听的不是很清,我坐的还那么前。但,啊,真好听,真好听。


小米出来的时候——我以为我不会叫的,我看演出看剧看表演都是鼓掌从不尖叫的,他出来的时候我尖叫到失语,整个头都在嗡嗡的响。他身上的少年气和生命力可以溢出来,吹他、赞美他的话太多了,不赘叙,我——天哪,天哪。现在想起来(隔了大半个月)当时是带上了一公里厚的滤镜,不知道摘掉这个由粉丝滤镜、音乐剧初心滤镜等等加在一起的眼睛之后我该如何比较公正的判断他的表演,但反正我只看了这么一场,啊,那也就不公正评价了。


细节已经记不清了。说说大体上的记忆。这部剧当时看的时候这么觉得,如今回想起来也依旧这么觉得,非常聒噪。我不知道是剧本、演员还是音响的锅,或者三者皆有之,对白让人觉得非常非常吵。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当时精神太差了2333. 我当时,包括现在,都清楚的记得去年爱着法扎的那种感觉,但是现在是一点都找不回来了,更别说figure out去年到底是为什么喜欢法扎。因为他的生命力吗? 

扎特的某种特质——我说不好是什么特质,用一个非常老套的比喻来说就是他在燃烧他自己,也在燃烧一切接近他的人和事物;如果说德扎和法扎有什么相似性的话大概就是其中莫扎特的这种焚烧一切的热情;爱莫扎特太消耗精神力了,像是飞蛾扑火一样的消耗。所以出于这个原因我始终未能真正的吃下德扎——那种很透彻的吃下,我是说我确实喜欢德扎的很多东西,但是我没法彻底共情以及往深了的思考其中种种。说回法扎,法扎其实也是,于是我只敢远远旁观莫扎特,知道他的好,但不敢感受他的好。

(这个心路历程都足以写一篇cby文了(不是



如果真的说起我对这部剧的看法,扎特一条线下来我还是挺喜欢的,至少几首歌都挺喜欢的,酒馆那首,睡玫瑰,pjp,包括我一直不怎么喜欢听的纹我,(说一句要被拉黑的,这部剧的萨列里形象我觉得塑造的不够好,或者说比你期待看到的塑造要辣鸡一些。现场看到更有这种感觉,后半场给我的最直观感受就是混乱,非常混乱。


所以总的来说我对法扎的感情完全没法总结,有我很不喜欢的部分也有我非常喜欢的部分,但总之,爱过((( 


啊说到萨列里;甜痛的舞美彻底还原了,这个我真的超惊讶。整个法扎我最喜欢的几个部分之一就是甜痛的舞美,人体乐器舞太美了。


其实也就这样,没什么好说的orz。没有得到一点点的post-theatre depression,看完就是看完了,没有反复回味或者什么的,说起来倒有一些,补票的感觉( ) 那种,我终于看到了某个一直说要看的东西,可以在checkbox那里打勾了( 


梦结束了。

评论
热度(10)
2018-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