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Berry

用来叨叨唠唠

© SnBerry

Powered by LOFTER

【悲惨世界】a bottle of Christmas wine(ER/现代au)

原作:悲惨世界

配对:格朗泰尔/安灼拉(我也不知道攻受,可能互攻可能er可能re)

分级:G-NC

备注:现代au,节日文,圣诞节。friends to lover,甜饼。中心思想是我想让我的男孩们都开开心心的。

简介:安灼拉喝醉不是一件那么常见的事。


正文:

安灼拉是在格朗泰尔的沙发上醒来的,他不知道什么发生了,什么没发生。总的来说,他不确定一切事情。鉴于他现在的头痛像是其被一只过分粗鲁的棕熊当作橄榄球抛击了一整个晚上。


他意识到自己裹着毯子,灰色的茸毛抵在他赤裸的颈部皮肤上,带一点顽固的颜料污渍。然后他意识到了寒意,战胜了暖气叶片的嗡鸣声,不请自来地透过那层薄薄的布料,钻进他的皮肤。


“圣诞快乐,阿波罗。”然后他听到了格朗泰尔的声音,倘若不是他对格朗泰尔太了解,他几乎要把那声音形容成“快乐的”了。

雪并未消停,所以这不是一个你能在一个疯狂的、暖意洋洋的平安夜之后冲出门在雪地里玩闹的圣诞日。乌云安静地徘徊在城市上空,拥抱颤抖着的光秃秃的树枝。风刮走了屋顶上的一半的雪,又在顷刻重新填上了更多的。


安灼拉的大脑在一杯咖啡——半包糖,不加奶,而他没有力气去研究为什么格朗泰尔会对他的咖啡口味如此了解——之后开始重新运作。暖气像是被开大了些,但他不记得格朗泰尔有走近那列被装在窗台下面的叶片。他坐上餐桌,毯子依旧裹着他,缠住他的手臂,绕过他的腰。


“圣诞快乐。” 格朗泰尔又说了一遍,他赤着脚在他公寓里的地毯上走动,手里端着一盘本尼迪克特蛋,半盖住鸡蛋的火腿看起来该死的诱人,泛着甜蜜的光。他曾在博须埃,然后是弗以伊那里,听过关于好厨子格朗泰尔的说法,但他从未有过亲自证实的机会。安灼拉仰起头喝完了他杯子里最后一点咖啡,糖没有被完全搅匀,沉淀杯底,于是这最后一口变得过分的,几乎是让人不适的,甜。


“圣诞快乐。”他回答,声音听起来沙哑的有些糟糕。“我为我昨晚做了的,我现在已经毫无印象的事情道歉。” 


格朗泰尔看向了他,慢慢的挑起眉毛。他把那盘早餐放在安灼拉面前,木质的桌面在碟子撞上来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叫声。安灼拉看着格朗泰尔,他刚醒来时别说大脑,眼前也是混沌的,现在他终于能看清这间公寓的主人,灰暗的阳光打在他侧面的胡子上,他乱糟糟的发卷垂在脑侧,只露出一小片耳朵尖。


“噢,阿波罗。”格朗泰尔说。有那么一瞬间安灼拉紧张的像是鼹鼠在他的消化系统里筑了窝,等着格朗泰尔给他的审判。他确确实实不记得自己前夜做了什么,如果他是个不那么负责任的人,他多半会用宿醉/平安夜/开的过热的让人皮肤通红发烫的暖气/etc,来给自己做辩护。然而他没有;他坐着,叉子划过菠菜叶子,没有完全化开的盐粒贴上了叉子弯曲的背面。


“放轻松,上帝啊。” 格朗泰尔笑起来,喉咙里发出让人安心的声音。他把胡椒罐从柜子上拿下来,放到桌上,而后转身走回厨房。“你的尊严,”他继续说,声音随着培根的香味飘来。“在经历了众多槲寄生之后依旧被怀揣的很好,不必担心。” 



安灼拉瞪着那枚无辜的蛋,蛋液流下来,淹没了火腿,浸入吐司。“若利被他男朋友揪走了,我们的莫城鹰坚称你或许会给若利利传染些什么糟糕的流感。除此之外你足可以写一本“ABC的朋友社之接吻体验的报告了,我是说如果你还能记得的话。” 


他带着他自己那盘早餐出来了,安灼拉吞咽下又一口菠菜,“你瞧,”他听见自己说,“这是又一个人不应当过量摄入酒精的佐证。” 


“上帝,我以为我们在谈论你昨晚的行为。你是不是可以把一切谈话以‘应当戒酒’作为总结?” 


“我没有这么说。”安灼拉说。他垂下头吃他的煎蛋,一簇头发盖住了他的眼角。他发誓他几乎听到了格朗泰尔翻起白眼的声音。



他在格朗泰尔把盘子扔进水槽的时候无法控制的盯着他的后背看。他提出要帮忙,格朗泰尔只给了他一个眼神。因为,又一次,安灼拉对格朗泰尔足够了解,他知道那是个他会在后者宿醉的天昏的时候赏赐给对方的眼神,而上天才知道原来有一天那眼神会出现在格朗泰尔脸上。于是他没有争论,安静的听从了格朗泰尔无声的建议,去摆弄起了他的咖啡机。


他看着格朗泰尔,他穿着过分宽松的灰色运动服的上半身,和裹着腿的柔软的牛仔裤;昨夜的记忆开始慢慢回到他的眼前,包括他在槲寄生下被捉住和格朗泰尔站在一处,爱潘尼盘腿坐在火炉边上,头发散下来,披在她蓝色的露肩毛衣上;古费拉克站在公白飞的私人空间里,脸因为酒精涨的通红;公白飞,他的眼镜不知去处,任凭古费拉克靠着他的肩膀大喊大叫。


然后他看到格朗泰尔凑上来吻了他,只落在嘴角,别说用上舌头,他们的嘴唇甚至都尚未分开。他看到格朗泰尔的眼睛因为壁炉里的火光和适量的酒精变得很亮,他很少因为酒精而脸红,只是发烫,皮肤上的温度在他抽身离开之后长久的停留在安灼拉的脸上。



“公白飞刚刚给我给我发短信了。”格朗泰尔说,袖子挽到手肘。“他说倘若——引用,如果你还能挪动你的屁股的话,你愿不愿意去他们那边吃顿像样的午餐——引用结束。” 



评论(1)
热度(88)
2017-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