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Lights Away(ER/星际au/第二章)

原作:悲惨世界

配对:在出现肉之前都是无差

分级:我也不清楚

简介:安灼拉让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坐上了他的飞船

备注:一个很无聊的过渡章(。

第一章


R跟他走上登机梯。安灼拉在舱门前犹豫了片刻,让他脱掉靴子再进去。


R把他的大部分脏的连跳蚤市场穷人区都不要的防风配件全扔在了地面上。如果说安灼拉在他如是做的时候曾用眼神疑问过这项决定的话,他现在得承认R倒确实没做错,它们太脏,安灼拉绝不会让这些天知道被什么东西糊上了的防风头罩和外套进自己的飞船。R在站起身的时候身子晃了晃,风固然小了点,但他们依旧是站在这无人问津的暴风肆虐的星球之上。安灼拉扶住他的肩膀把他拉了起来。R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安灼拉用扫描仪把R从头到脚扫了一遍,R几乎被他扒光了,只剩下黑色的一条很贴合的长裤和一件紧身背心。安灼拉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从R身上拆下来的武器,它们包括了些许冷兵器——众神在上,到底是为什么还会有人随身带着冷兵器;电磁枪,手枪,还有好几件他叫不上名字的,大小不一的,很显然不属于这个星系的东西。R赤着脚站在地上,他的终端被搁置在地上,很安静的闪着红光。安灼拉注意到他有拳击运动员的肩膀和手臂,以及意义不明的纹身,绕着肩膀一路延至他的小臂。他在安安静静地被扫描仪窥探究竟的时候安灼拉抱着手臂站在房间后面,他意识到他盯着R的纹身的时间有点长的过分了。


这之后安灼拉把他赶进了淋浴间。它在飞船底部,他们绕着楼梯下去,安灼拉能闻到R身上飘过来的很淡的酒味。那大概是贴在他身上最后那层布料上的味道。


R在关上门四秒之后叫了起来,“众神在上,我还以为您至少能施舍给我个浴缸呢!” 


安灼拉正欲跨出房间门,他不太确定两个认识了不过半天——不,不到半天,至多也就两三个小时,期间包含了满是怀疑的互相(单方面,他不情不愿的承认)打量和拿着开了保险栓的手枪指着对方的头(依旧是单方面的)——的人,开始就淋浴和浴缸这种话题在一艘空荡荡的飞船里冲着对方大吼大叫到底是否合乎情理,符合他做人的礼仪。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停了下来,拔高了音量冲玻璃门之后的(现在多半已经赤裸了的)R大喊:非常抱歉,我是不会让您在收拾好自己前进到浴缸里的。


他在底舱给R找了一间有床的房间,那不是间多好的房间,但他自己那间也着实好不到哪里去。这艘船是ABC社几年前用很低——相对的——的价格在外星系买下来的,他们当时是看中了它平稳的空间跳跃能力,可以相当有效的减轻驾驶员在飞船迁跃的时候的负担,而忽视了它作为一艘长途飞行的飞船应有的舒适度。


他上到主控室,锁定了自动飞行模式。他们距离第一个迁跃点还有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在那之前供他休息的时间还算充足。距离太远,他还不敢给旧地巴黎的其他人发讯息,它们太有可能被拦截下来。安灼拉蜷缩在驾驶座的靠椅里,瞪着仪表盘上跳动的数据,直到那些绿色和红色的数字变成毫无意义的模糊的小点。


——


安灼拉不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他在被惊醒的那个瞬间就拔出了插在腰间的枪,直到他看到R——现在他洗干净了自己,换上了一条旧式军用裤子和一件看起来太过于普通的T恤——举着双手往后退。“天啊,天啊,我们没有必要一见面就掏出枪,好吗?您瞧我现在身上可是什么武器都没有。您拿走了我的终端和几乎所有东西,我想着您大概在驾驶室就上来找您了。” 他顿了顿,安灼拉注意到他说的是旧地语了,而他有一种相当传统的发音,像是他从小在那里长大似的。“要我说,您确实该去床上好好休息一会,第一个迁跃点还有差不多十个小时就要到了。”


现在驾驶室里静的过分,引擎的轰鸣和仪表盘上的不间断的,很低声的嘟声只能让这种安静更加具侵犯性。安灼拉深深吸了口气,把枪插回枪套里。转过身子去看仪表盘上的路程数据。“我的疏忽,先生。我本打算设定好飞行路线就下楼跟您解释的。” 他揉了揉脸,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


他把终端还给了R,武器全部锁进库房。如果说R对此有任何不满,他也很好的没有表现出来。他们在这之后的三四天里保持着一种奇异的沉默,几乎只在饭点的时候见面,飞船上有速食餐, 他们会安静的坐在那里吃那些寡淡的土豆和意大利面条,聊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安灼拉从不把话题往任何敏感的东西上引,R显然也乐于如此,很好的充当着一个相当幽默的聊天对象。


他们的关系就仅限于此,安灼拉不过问R在他的闲暇时间都做些什么,R也对安灼拉在每次迁跃之后的显而易见的过分疲惫闭口不提。


他们离布朗什还有两天行程。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