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Lights Away(ER/星际au/chapter1)

原作:悲惨世界

配对:安灼拉/格朗泰尔

分级:目前G,如果能填坑就会变成NC-17

简介:安灼拉让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坐上了他的飞船

备注:sorry victor hugo never sorry. 


正文:

那个看起来几乎跟闻起来一样糟糕的男人拦住他的时候,安灼拉以为他彻底玩完儿了。


他站在原地,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握着枪柄。风刮的厉害,像是要把一整个沙丘里的沙子全部吹到这里。机场的人跟他再三保证下午就可以安排他的飞船进入起飞跑道,但现在已经临近傍晚,而他的通讯终端甚至没有响过一声。


那个男人伸出手,用口型对他说:“您好。” 


安灼拉没去碰他的手,他依旧握着自己的枪柄,但在这个有着绿色眼睛的男人冲他做了个进屋去谈的手势的时候他点头同意了。他无处可去,风沙太大导致他无法起飞,而倘若——这是个假设,他心想,一个合情合理的假设。——倘若他被发现了,或者别的什么,他宁可死在这颗无人问津的小星球上,也优于任何可能把危险带到他朋友身上的选择。


他们一前一后进到飞船停泊场旁边的小小的酒馆里,里面确实听不见风声了,但站在舞台上的M4星系来的歌手像是致力于让这里其他客人死于音量过大的歌声,以免他们还得一会再出去,受风沙之苦似的。安灼拉跟着那位尚不知名的男人进到酒馆后间,一个稍微安静了些的地方。


这里面闻起来像是被猫咪撞翻了酒架的惨案现场,蜘蛛在墙角大约已经繁衍了数十代。那个男人说:“您好,我叫R。” 


这甚至算不上个名字。安灼拉盯着他,他的防风外套几乎罩住了他的全部皮肤,只有眼睛裸露在外,现在他在很慢的,一点一点地解开外套,粘在外套上的沙子掉了一地。“先生,我无意于打扰,又或者造成任何麻烦事——先生,” 他终于彻底解开了那层缠在身上的布料,它掉在地上,安灼拉毫不怀疑这人再也不会把它往身上穿了。他给安灼拉看他空空如也的双手。“瞧,没有武器,先生,我不是来找麻烦的。” 


安灼拉打量着他,透过他自己的防风镜片。现在他能看到R的脸了:他长得比他闻起来要好一些,有很浓密的打着结的黑色卷发, nian许热水澡和刮胡刀能进一步的帮上忙。“我在备案那边看到了您的行程规划,今日下午出发,飞到布朗什跳跃点,是吗?您瞧——我很需要去旧地巴黎。” 


安灼拉在他提到巴黎的那一刻把枪掏了出来,R举着双手往后退了几步。


“您提到了 ‘祖国’。我偶然听到了您的电话,您说到那个词的时候用的口音让我禁不住猜想您是否是从旧地法国来的,然后您又提到了巴黎,和 ‘回去’。我无法控制自己而去猜测您是否有要今日出发,经过布朗什跳跃点,飞回巴黎的打算。我不够钱去租一架私人飞船,也没有时间等到半周后的往返飞船起飞。是紧急事件,先生,我的朋友受伤了,而我需要马上赶回巴黎,您的飞船今天之内就能起飞,您是我唯一的选择了,先生。我会付您钱的,一个绝对合理的价格。” 


“您确实意识到,我是打算飞去新佐治亚而非法国——更遑论巴黎——是吧?” 安灼拉说,因太久没有说过通用语以至于无法很好的控制他的舌头。


“先生,” R慢慢放下双手。“我在早些年的时候也时常往旧地跑,虽然现在几乎不去那边了,但我也知道布朗什有去旧地的最方便的跳跃点。先生,我不关心您去旧地的原因,如果有必要——我说了我很有经验的,是吧?我还能帮您避开检查关口——而您只需要给我找个飞船上的位置,把我载过去就成。


安灼拉盯着他看了很久,直到肌肉因长时间的举枪开始变得酸痛。他注意到R的绿眼睛,他右脸颊上的细小刮痕,和他被很浓密的胡子挡住了的干裂的嘴唇。


他的终端突然响了起来,他们谁都没有预料到这个,安灼拉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开了枪。他手指颤抖着点开他的终端,停机坪那个有很高的被绿色皮肤覆盖的颧骨的小个子男人用他卷舌音过于严重的通用语告诉他:您的飞船已经可以起飞了。


安灼拉放下了枪。他告诉R说他可以上来,先付七成费用,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再付接下来的三成。


评论(1)
热度(40)